当年旧事

推荐阅读: 沦为野兽的玩物(高H 1v1)   于闺蜜她爸身下承欢(高H 1v1)   校园里的娇软美人【NPH】   赌 (校园,1V1)   觊觎(高干NPH)   深闺淫情(偷情乱伦,高h)   参加直播做爱综艺后我火了(NPH)   和大叔奔现后(1V1)   玉蕊绽(H 继父继女)  

    出了仙宫大门,地藏扭头看了两眼上清池,突然想起一事,走到池边,只见水池正中卷了一个大漩涡,池水翻涌不停,在旋涡正中,从池中托起了一个美人。
    地藏默念诀咒,将那美人总水里移到了岸上。
    嘉月伏在地上不住地咳嗦,好不容易顺过来气,她抬头看向地藏菩萨,“多谢菩萨救命之恩。”
    地藏面上不悲不喜,他看着狼狈的嘉月仙子,梳成髻的长发这会钗环尽退,青丝垂泄而下,与湿透的衣服一起湿漉漉的贴在身上。
    许是在上清池里受了点苦头,这会脸上一片惨白,连支撑着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回头看一眼大门紧闭的仙宫,不知何时雪虎从屋里出来站在门口,遥遥的看向此处。他双手合十,“阿弥陀佛,琅嬛福地乃天尊养静之所,仙子这般是为何?”
    嘉月没有回答他,而是问他另一个问题,“蔚兮,他怎么了?”
    地藏一愣,她说的蔚兮是谁?
    见地藏不懂,嘉月换了个问法,“那个医官为何拦着我不让我进去?”
    “天尊久病不愈,那医官自是不敢放不认识的人进去。”
    久病不愈!
    嘉月想着方才在水里的时候,她被雪虎的尾巴打进上清池里,她深谙水性,这般骤然落水她本是不怕的,可是池中突然起了巨浪,不等她运气施法从水里出来,浪花就将她卷进了池底。
    她缓缓下坠,浑身法力好似被封住了一般,神智清明,口鼻眼并无不适,双手双脚就是无法游动。
    就在她以为自己今日要命丧此地时,水面上好像有了光亮,仔细一看,竟是自己这么多年一直不敢回想的那一幕。
    “嘉月,”蔚兮慢慢向前,向她伸出手,“你不愿在天宫,那我就和你去别处,你先过来。”
    从坠仙崖深处涌上的风吹起嘉月散乱的长发,吹得她衣袂飞舞,哭过的双眼被风吹的眼睛疼。嘉月低头看一眼怀中的襁褓,回头看看深不见底的坠仙崖。
    她以前看书时就知道这个地方,坠仙崖,自天地初始便在,是专门用来惩治犯了大错的神仙的。从这里跳下去,不仅一身修为尽毁,连肉身都难以保全。
    趁她低头的瞬间,蔚兮又往前挪了一步,他哀恳的说道:“嘉月,你回来好不好?”
    他言辞恳切,眼中的哀求不像是装的,可是又有什么用呢?这里面有多少是真的呢!他是元始天尊,不跟他上来竟然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他骗了自己这么久,这会心软与他回去,说不定还要被他骗。
    “蔚兮,”嘉月将吹乱的头发拨到耳后,“从今儿起到我死,我都不想再与你有任何瓜葛,”低头看一眼孩子,“这孩子命不好,碰上了一个满口谎言的父亲和一个不被她亲爹相信的娘亲,”
    她的话让蔚兮心中隐隐不安,再一看她站的位置,蔚兮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生怕她们娘俩掉下去。“嘉月,你过来,那儿风大。”
    嘉月摇摇头,单手抓着襁褓伸出去,“她有你我这样的父母,在这天宫里活着也是一种折磨,”扭头看向孩子,“不如让她去了,一了百了。”
    或许是感觉到不安,在襁褓里的婴孩突然大哭起来。
    “不要!”蔚兮急忙上前,“嘉月,我错了,你不要这样对她,女儿也是你的骨肉啊。”
    可是话音刚落,嘉月手一松,那个包着女儿的襁褓就坠了下去。
    蔚兮顾不上别的,冲过去就要飞身而下,铁了心要女儿性命的嘉月立刻就拦着他,两个人在窄小的山崖那儿打了起来。
    急于救女儿的蔚兮不愿意嘉月多做纠缠,也不想出重手伤了嘉月,就在他走神想要去救女儿时,嘉月使出全力一掌打在他的胸口。
    直接将他震飞,也坠了下去。
    再看当年那一幕,嘉月心绪万千,而后面发生的一切更让她无言以对。
    从坠仙崖底勉强回来的他被医官救下,撕开衣服,他的胸口上有一个鲜红的掌印,红的几乎要滴出血来。
    想着那个自己看到的掌印,再看看自己的手掌,是了,就是自己伤的他。
    “天尊,你醒了,天尊!”他带着医官从坠仙崖回到琅嬛福地后就没了力气,救了他七八日才想法子护住了他的心脉。
    蔚兮面无表情的看着房顶,睁开眼就闻到她残留在仙宫的气息,可是她却再也不会在自己身边了。木然的回过头,“来这儿几天了?”
    医官摁住要起身的蔚兮,“天尊心脉受损,还是卧床静养吧。”
    “我伤的有多重?”
    医官看一眼天尊满身的皮肉伤,想了想还是捡要紧的说吧,“天尊心脉受损,便是养好了,以后心绪也不能有大的起伏。”
    回想着自己看到的那一幕,嘉月一抹脸上的水,抬头看着地藏菩萨,“求菩萨带我进去,我要见天尊一面。求求您了!”
    地藏看着匍匐在自己面前的,原来她就是那女娃的母亲。这么看她,母女俩人还有些像的。
    痴男怨女,便是神仙也难以免俗。
    “医官说天尊养病期间不见外人,仙子所求之事,我也无能为力。”
    嘉月摇摇头,抓着地藏的衣服下摆,“菩萨,求求您了,让我见见他吧。”说着扭头看向那被雪虎看守的大门,“是我害他如此,就算是让我进去给他道个歉都不行吗?”
    蹲下伸手抚着她的双臂将她拉起来,“仙子若是真有此意,不如再等等,等天尊的病养的再好些,到那时候,或许就能再续前缘了。”
    再续前缘?嘉月心中苦笑,女儿被她亲手扔下坠仙崖,他不恨自己入骨已是勉强,哪会跟自己再续前缘。
    若是被人知道,定要笑他不要命了,在同一个坑里连着栽两次。
    罢了,他既不愿,自己又何苦呢。
    这般还能给彼此留一点好,留一点念想,多年之后想起,只有彼此的好,吵过的架,当年针锋相对时的不虞也随着岁月而过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