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城 > 武侠修真 > 襄山神女(古言 1v1) > 天下安稳,神女有责!

天下安稳,神女有责!

推荐阅读: 沦为野兽的玩物(高H 1v1)   于闺蜜她爸身下承欢(高H 1v1)   校园里的娇软美人【NPH】   赌 (校园,1V1)   觊觎(高干NPH)   深闺淫情(偷情乱伦,高h)   参加直播做爱综艺后我火了(NPH)   和大叔奔现后(1V1)   玉蕊绽(H 继父继女)  

    得了者华的允诺,神女心里竟然隐隐期待起者华送的画会是什么样子。其实那些拜神女的信众们家中也会供奉自己的画像,但是那都是根据庙中的塑像画出来的。
    而亲眼见过她的者华会画出什么呢?他眼里的自己会是什么样呢?
    俩人慢慢悠悠的往回走,因为怕他知道了自己对他的允诺有所期待,神女便不再出声说话。
    一直到行宫附近,俩人过了桥,神女转身看着者华,“我先回去了。”
    这就要回去了啊!者华听她要走,心里突然有些失落,想起来自己答应她的事,问她,“那你我就中元节见了?”
    神女点点头。
    者华挠挠头发,想了想道:“那你我在哪儿见呢?”
    一整晚都在外面,这会天已经露了鱼肚白,凉风吹来,者华身上浮了一层露水,开在草丛里的茉莉花散出阵阵香气。神女四下看看,一时半会也想不出来又什么更好的地方,“要不就这儿吧。”
    这地方不是行宫里,也不像是可有人常走动的地方,景致倒也不错,者华便点头答应了。
    回到行宫,神女没有附在吴夫人身上,而是跟在羲和身边,随她在园子里闲逛。绕过花圃,看到淑妃和其他几位妃嫔在凉亭里说话,本想着避过去,可是昭仪娘娘眼见看到了羲和,赶忙招呼她过来吃果子喝茶。
    一看羲和被抓进了凉亭,神女便离了羲和身边,继续在行宫里闲逛。
    行至供奉了祖宗的殿宇外,里面一个男声突然传了出来,“姑娘,来这里面歇歇脚吧。”
    正好此时身边一个宫女经过,神女看了那个宫女一眼,继续往前走。可是殿宇中依旧传出声音来,“炎天暑日的,神女还是莫要在毒日头底下了。”
    神女翻了个白眼,只得转身进了殿中。
    闪身进去,在东面的一排椅子上坐了一个老头,白发白须的,看着也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瞅着倒像是个得道成仙之人。
    她正要开口,青城道宗那老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存出来,俩人并肩坐在自己面前。“你们找我做何事?”
    那青城老头捋捋胡子,“我算着宫中有异象,想请了神女过来问问。”
    神女嘴角撇了撇,一指白胡子老头,“你先跟我说说这人是谁?”
    白胡子老头恭敬行了个礼,“老身是本朝太祖皇帝,听说宫里出了奇事,便下来看看。”
    在这儿久了,真是什么都能见着碰着,你的子孙干了出格的事,过来找她算哪门子道理。她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在对面寻了个干净地方坐下。“你们说的可是新来的贵妃娘娘吗?”
    白胡子老头点了点头,“襄山神女果真名不虚传。”
    神女更想翻白眼了,可是为着自己的形象,她还是忍住了,“好端端的,我插手管这些有的没的做什么。再说了,你的子孙做下的孽,干嘛问我。”说着扭头去问青城老头,“我说你,不回青城山,怎么还整日在都中瞎混!”
    青城老头表示十分冤枉,他本已启程往回走,可是途经太宗陵寝时,被太宗亡魂拦住,他本来想自己了了这件事,可是查了查却发现只能央到神女这儿。
    白胡子老头见她连听都不想听,便哀求道,“神女可怜可怜我吧,我戎马不解鞍,铠甲不离傍。厮杀十余年挣得现今的天下,可是看着儿孙不肖,大有色令智昏,重蹈安史大祸之覆辙的样子……”
    神女不耐烦听这些。青城老头止了太宗皇帝的求告,捻着衣袖慢慢说起了另一件事,“我近日听说都中城隍庙新来了一个城隍老爷,我去瞧了,竟然是死了的保国公。”
    这一下就让神女来了兴趣,保国公夫人成了皇帝的贵妃,死了的保国公做了城隍庙的城隍老爷,这将来夫妻俩见了,那会是一副什么景象!
    心中理由这么一个八卦,神女的屁股算是钉在凳子上了。
    “我与那位城隍爷聊聊,他说他从阴间主事的判官那儿打听来,说上头怀疑他家里的事有蹊跷,说是什么说是一个自海上来的上神砍了灵木,造了叁个美人,喂了仙丹,就散出浓浓的香气。”
    “等等!”神女打断了青城老头的话,有浓浓的香气!
    她恍惚记得,那日偷看活春宫时,自己闻到过一阵香气。那个香气,香的沁人心脾,不是多么的甜腻,却不像茶一般清逸悠远。
    闻得多了,好像神智都要被带跑偏了。
    “神女!”白胡子老头觑着神女的脸色,“您可是想到了什么?”
    想事情的神女立刻正色以对,“什么都没有!”她只是疑惑地看向青城道宗,这个老头子演算先天神数,他算一算即可打发了这太宗皇帝的鬼魂,为什么还要跑过来麻烦自己!
    青城老头神色和蔼的看着神女,“神女昨晚救了城郊庄子上一户人家,如今就不肯救天下黎民苍生了吗?”
    神女顿时怒不可遏,“你什么意思!”心中想道,什么意思啊,什么叫不管天下黎民苍生,百姓求雨,她拿刀逼着龙王布雨;知道某地将有地震,她就去哄了地牛,让它老老实实的,不要闲的无事翻身。这不是关爱天下苍生心系黎民是什么?神女甚至觉得这天下要什么皇帝,事情都是自己做的,皇帝光有个名罢了。
    “当今圣上并非亡国之君,前面几位皇帝也算是励精图治,勤政爱民。我也曾算过,这天下还有二百元年的平安日子,可是当今陛下无缘无故的宠爱贵妃,今天又下诏要给贵妃的娘家兄弟加官进爵。若是真的起了安史之祸那样的事,到时候天下大乱,再起兵戈……”
    “停停停!”神女让他不要再说了,这话说的越来越没边了。
    但是仔细想想,她又觉得有些道理,因为按照自己那晚的所见所闻,皇帝也不是干不出来,纵容出一个杨国忠……也确实够人受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