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武少年郎

推荐阅读: 沦为野兽的玩物(高H 1v1)   于闺蜜她爸身下承欢(高H 1v1)   校园里的娇软美人【NPH】   赌 (校园,1V1)   觊觎(高干NPH)   深闺淫情(偷情乱伦,高h)   参加直播做爱综艺后我火了(NPH)   和大叔奔现后(1V1)   玉蕊绽(H 继父继女)  

    两道布雨敕旨被拦,使已经旱了两月的关中以及黄河以南之地的日子更加难过,大旱千里,乃不祥之兆。
    不少大臣因干旱之事上书皇帝,所书内容让皇帝大为恼火。带着一肚子烦闷,他来到淑妃宫里找淑妃说话。
    正翻看账本的淑妃没想到皇帝会来自己这儿,听到内监通禀,她刚忙起身应了出来,“陛下!”
    皇帝点点头,他快步进到屋里,直接挨着瓷缸坐下,宫女端上一盏放凉了的茶。淑妃跟在后面,在他下方的小凳子上坐下,她看着皇帝的脸色,小心翼翼问道:“陛下可是从外书房过来?”
    将杯中的茶一饮而尽,皇帝神色郁郁,似是有解不开的忧愁。淑妃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见茶杯空了,便让婢女再添新茶过来,
    “这炎天暑日的,陛下可要吃些冰过的果子?”淑妃在旁没话找话,实在想不出来该怎么说,生怕哪句话不对触了皇帝的霉头。
    被朝臣吵的烦心的皇帝摆摆手不,示意宫女上前服侍宽衣,淑妃一看,知道他这是要倒下歇歇了,顿时如临大敌,赶忙退出去让人进来服侍,自己则出去透口气。她站在廊下,外面卫瑄抱着一大卷画纸进来,看到姑姑面有忧愁,再看跟着皇帝过来的内监,他上前低声问道:“姑姑,可是陛下来了?”
    淑妃点点头,想起来侄子常往外面跑,或许知道今天朝臣跟皇帝说了什么,拉着侄子走到一侧,“我问你,今儿外头的那些官跟陛下说什么了?”
    卫瑄往里挪了挪,躲开外面的毒日头,“大臣们说什么,我去哪儿知道啊。”
    不满侄子对自己的糊弄的心思,“不知道就出去打听去。去去去!”
    怀中的画纸被姑姑拿走,眼看着自己就要被推了出去,卫瑄赶忙拉着姑姑到了偏殿,“姑姑要问,那我就说了。”
    “快说!”淑妃回头往寝殿中望了一眼,皇帝已经宽了外袍,歇在榻上,旁边站着婢女扇扇子纳凉。
    卫瑄刻意压低声音,“听说是钦天监观天象,说陛下宫中有妖女。因陛下识人不明,所以上天示警。”
    淑妃皱了皱眉头,一时不知该骂老天爷还是该骂不会看天象的钦天监,“还有呢?”
    “还有就是说羲和……”
    “羲和怎么了?”
    被姑母这么一说,卫瑄有些扭捏起来,淑妃看他这样,冲着他的胸口捣了一拳,“快说,到底怎么了!”
    卫瑄敛容正色道,“外朝那边说如今大旱千里,正因羲和不堪为下任神女,所以天降灾祸。”
    外面大臣说的闲话让淑妃无语翻了个白眼,撇下侄子进屋陪皇上说话去了。
    闻声见淑妃进来,皇帝挥挥手示意婢女都出去。淑妃拿起桌上的一把扇子坐到皇帝身旁,摇着扇子,“陛下可凉快些了?”
    以手支颐,又有陪伴多年的妃妾在旁服侍,心头那些郁郁不快,这会倒也没什么了。“有什么事?”
    淑妃翻了个白眼,心想我能有什么事!我只想你赶紧走,赶紧找贵妃去,别在我这儿烦我!不过心里的话是不能说出口的,她见皇帝不再似刚才那般热得难受,便不再摇扇子,“我是好奇陛下,这炎天暑日的,陛下怎么来我这儿,我这里地方窄又不凉快的。”
    皇帝微微叹了口气,“外面朝上说的难听,我怕她问,就来你这儿坐坐。”
    在旁边的淑妃心里更无语了,这叫什么事啊!“现在宫里都是贵妃妹妹得陛下喜欢,那些不中听话,也没人敢往妹妹耳朵里传。”
    听了关于贵妃的话,皇帝似是想起来什么,坐起来冲外头喊,“卫瑄,进来!”
    淑妃一惊,问道:“好端端的,陛下让瑄儿进来做什么?”
    皇帝脸上一脸的兴奋,“等会你就知道了!”
    话音落下,卫瑄推门进来,行了礼之后规规矩矩的坐到一边,“陛下!”
    喝了一口凉汤,皇帝正色看着卫瑄,“七夕那晚你求朕准你同羲和登高台观星,今天朕想起来了,你跟朕说说,你与羲和如何了?”
    卫瑄没想到皇帝姑父会问这件事,紧张的他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自七夕之后,自己就再没有与羲和见过,这会突然问,卫瑄下意识的抬手挠挠头发。
    与淑妃互相看了彼此一眼,两人好整以暇的看着卫瑄,“怎么了?人家姑娘不喜欢你?”
    “不不不,不是的。”卫瑄赶忙摆手,“陛下言重了!”说完了他又有点后悔,怎么要说这句话。他稳了稳神,起身走到皇帝与姑姑面前,郑重跪下,“陛下,草民有一事想求陛下成全。”
    帝妃二人看了看彼此,都看不明白卫瑄这是唱的哪一出,“你说!”
    卫瑄鼓起勇气,抬头平视着姑父与姑姑,“草民喜欢羲和。可是好男儿应先建功后成家,草民求陛下,准草民从军。”
    淑妃听了一下子就慌了神,原本定了明年考进士,怎么突然就要从军了!战场上刀剑无眼,娘家就这一个聪明的苗子,若是折了,母家煌煌百年的门楣,岂不后继无人。她下意识的说,“不可!陛下,臣妾母家如今就瑄儿这一个指望,若是从军上了战场,将来出了事,这以后……”
    “嗯?”皇帝疑惑淑妃的反应,忍不住侧目看她,“你先别开口,让这小子说。”扭头看了卫瑄一眼,“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淑妃此时顾不上别的,从皇帝身侧站到侄子身边,“陛下,草民心悦羲和,可是草民不想以白身求娶羲和。世间的女子多爱慕英武的少年郎。”说着拜服在地,“若羲和也是如此,草民,愿做羲和的少年郎,草民恳求陛下,成全草民!”
    年少儿郎为了心上人的样子让皇帝整颗心都为之颤抖,心里顿时五味杂陈,他不禁想起了与卫瑄年纪相仿的庆云,同样都是被家里宠爱着长大,怎么到了儿女情事上,就是两种样子。
    在皇帝心中长吁短叹自己为什么没有卫家这样的运气时,淑妃心里也是打翻了五味瓶,一时间酸甜苦辣咸,齐齐涌上心头。她被皇帝纳进宫之前,心中也幻想过与一个真心待自己的男子共度余生。
    现在听着卫瑄为了羲和说的这番话,她一时不知该欣赏侄子的勇气,还是羡慕羲和有自己不曾有过的人生。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