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花酒

推荐阅读: 沦为野兽的玩物(高H 1v1)   于闺蜜她爸身下承欢(高H 1v1)   校园里的娇软美人【NPH】   赌 (校园,1V1)   觊觎(高干NPH)   深闺淫情(偷情乱伦,高h)   参加直播做爱综艺后我火了(NPH)   和大叔奔现后(1V1)   玉蕊绽(H 继父继女)  

    从藕花深处经过的小船上放满了折下的荷花,羲和喂完鱼,伸手拿起脚边的一支花,粉嫩的花瓣掩着中间黄嫩嫩的花心,她低头嗅了一下,闻到的是荷花清淡悠远的香气。
    “公子是何时准备的这些?”羲和仰头看着在摇橹的卫瑄。
    侧身的卫瑄没有看羲和,他两眼看着前方,好像听到了羲和说的话,又好像没有听到。
    夏夜寂静,可是行船时的水声却在此时显得格外的大。羲和见他不语,便不再多言。
    将到方才贵妃在的那个亭子时,卫瑄怕被人看到,便吹熄了身侧的灯。
    一时间所有的光亮只有天上那钩月亮与水上的那些花灯。
    在亭中与皇帝月下共饮的贵妃见船上的灯突然熄了,心里觉得好笑,手一抖却将杯子里的酒洒出来了大半。
    皇帝一看她美酒湿了衣裙,顺手拿起手边的帕子去给她擦拭,可是那酒撒的位置……
    拿着帕子的手擦了一会,便成了拉扯怀中人的裙子。两个人耳鬓厮磨,贵妃双臂勾着皇帝的脖子,与他交颈缠绵,听着他重重的喘息。
    而被罗裙裹着的酥胸此时早已露在了皇帝的手上。
    小船行至水面开阔处,卫瑄放下船橹,一拢衣服下摆坐到羲和对面,从身后拿出一个小小的食盒,“行了这么远,你可想喝点东西?”
    举目四望,此处已无方才的垂柳,也没水浅处的藕花从,只有碧波荡漾的湖水和水上被泛起的涟漪而层层漾开的弯月。
    微风习习,此时此刻,倒也算是个良辰美景。
    羲和点点头,顺手将碎发一一拢到耳后,露出耳垂上那嵌了珍珠的耳坠子。
    打开描金的食盒,里面放了一个瓷壶两个杯子,羲和一看他拿出来的东西就笑了出来,“你配的这些东西……真是……。”
    卫瑄脸上立时有些不好意思,“我在姑母那儿,找不到合适的就顺手拿了常用的。”进宫住在姑姑这儿,虽然不会缺了这个少了那个,可是要一套喝酒的器皿,难免不会被打听。
    羲和嘴上笑着,手却主动伸过来拿走了一只斗杯,上面无任何花样,墨绿色,不仔细看跟一个玉斗似的。“东西不是喝酒用的,可是样子却很别致。”
    话刚说完,那个青瓷觚棱壶就到了自己眼前,一股清冽的香气从壶中溢出,“这是什么酒?”羲和喜欢这个味道,拿着斗杯凑到鼻子前闻了闻,清冽却有淡淡的花香。
    “是荷花酒。酿酒时我放了荷花,还有一把薄荷。”卫瑄顺手给自己倒了半杯。
    羲和点点头,难怪这酒中有花的淡香,闻着却有些提神醒脑。“想不到你竟然会酿酒,公子是跟谁学的?”
    卫瑄笑笑,“我们家中无人会酿酒,是我在外游历时,在西南之地见到有人这般酿酒,便学了来自娱自乐。”
    听到卫瑄说他在外游历,羲和瞬间来了兴趣,引着他说了许多他在外面游历时的诸多见闻。
    自幼就长在这四方四正的宫城里,除了那次被神女带着神魂去了一次舆图上没有的襄山,羲和并未见过都中之外的山水风情。
    “那一年夏日的蜀地酷暑难捱,当地的百姓日日在龙王庙祈雨,求了整整叁十六天,却不见有一滴雨落下。”见羲和杯中空了,卫瑄又给她满上酒,“开始时百姓们还算是虔诚,可是后来久不下雨,百姓们便将庙中的龙王像拆了下来扔在院子里。将好好的龙王像打的面目全非,一边打一边骂!”
    “他们骂什么?”
    卫瑄努力不让自己笑出来,“他们骂龙王脸皮厚不要脸,只知道白吃白喝,却不知布雨干活!”说着从袖中拿出一本书,翻了翻递给羲和,“我还将那一幕画了下来。”
    接过他递来的书,羲和举高脚边的灯笼,手上的画册不过寻常书本那么大,画页上他只用墨笔勾勒,画的很是简单却极为的传神。
    羲和仔细的看着,手指指了一处问他,“这人在吃什么?”
    卫瑄凑过去看了看,“哦,那是贡品。他们对龙王无恭敬之心后便把供奉的瓜果烧鸡都给吃了。”
    听了这个,羲和更是乐得不行。
    小船上的两个人言笑声隐隐传到岸上,趁夜色在树下与谢婉儿幽会的庆云听到,他拢了衣衫遮住自己,从树后出来闻声看去,只见湖上一叶扁舟,一男一女相对而坐,两人举杯共饮。
    他第一次见到羲和装扮的如此美丽,想来那些传言是真的……就在他想着的时候,谢婉儿光着脚走过来,水红的衣裳裹着她雪白的身子,披着薄透的纱衣挽住太子的胳膊,“今夜羲和姐姐打扮的可真好看!”
    庆云眉心狠狠一跳,手不自觉的抠着树皮。
    谢婉儿好像不知道一般,整个人依偎在庆云身上,“不过这卫家公子也是真的用心,大晚上的整出了这么精致的热闹。”嘴上这么说着,谢婉儿心里也是着实羡慕。
    哄了太子到现在,太子殿下除了让自己可与家里联系,收受点东西之外,确实没有其他的表示。
    再不然就是让自己在二人相对时可以像宫妃那样装扮。
    船上羲和的轻笑声惊醒了贵妃,她从情欲中稍稍醒过来,看到水上那小船顺水飘了过来,而自己此时已经被皇帝撩起了裙子,分开了双腿,若是再晚一点,那根让自己彻夜不休的肉柱便会顶了进来。
    她轻声唤了一声,“陛下,”说完往湖上努努嘴。
    下腹早就硬了的皇帝自然是不想被人撞见与贵妃有这般不堪的场面,他搂抱着贵妃挪了位置,将贵妃隐在柱子后面,整个人伏在自己身前。
    觉得这样把人藏得差不多了,回头对湖上喊了一声,“卫瑄!”
    羲和猛地一回头,看见是皇帝在亭子里,却不见贵妃的身影,她疑惑的伸头伸脑往亭子里看。只听皇帝说,“行了时辰不早了,该回去了!”说着下巴往附近的一处前滩那儿扬了扬,卫瑄还要开口,皇帝说,“再不回去,你姑姑该来找朕要人了!”
    卫瑄没辙,只得摇橹将船行至前滩,先一步从船上下来,用绳子将船拉到草地上,又伸手去扶羲和。
    等他们两个再往亭子那儿看去时,皇帝和贵妃早就没了踪影。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