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女主动了

推荐阅读: 沦为野兽的玩物(高H 1v1)   于闺蜜她爸身下承欢(高H 1v1)   校园里的娇软美人【NPH】   赌 (校园,1V1)   觊觎(高干NPH)   深闺淫情(偷情乱伦,高h)   参加直播做爱综艺后我火了(NPH)   和大叔奔现后(1V1)   玉蕊绽(H 继父继女)  

    者华的闭口不言让神女一颗心落了空,天还未亮,者华没有看见她脸上的落寞。就在他想该如何开口继续说下去时,神女突然说话了,“你能去一趟襄山吗?”
    “嗯?”者华愣住了,那襄山是诸多修仙者梦寐以求之地,但是众人却遍寻天下仙山而不得,始终找不到地方。
    以至于一群人都认为所谓襄山,不过是个传说。
    “你说什么?”
    神女抬头看着者华,“我的本体被封在昆仑孤峰之中,襄山紧连昆仑,进了襄山便是昆仑之地。我想请你解了封印,助我的本体从那孤峰之中出来。”
    “这……”被人请托,者华一时不知道该不该答应。如果被师傅知道自己轻而易举就找到了被她寻找多年的仇人,那师傅面前自己该如何交代!
    他小心翼翼问道,“如今这般,你觉得不好吗?”
    这一下让神女愣住了,他是不愿吗?既然不愿,那就不勉强他了。“你若是不肯……”说着抬眸看了者华一眼,“那就算了。”
    说着抬头看向远处,此时已是天光大亮,“大不了,到死都在那山洞里罢了。”
    第一缕晨光照在神女脸上,她淡然却又可怜的对自己说,“到死都在那山洞里”者华眉毛狠狠一跳,几乎是立刻就答应了她。
    “你告诉那地方怎么走,我去救你出来!”
    他的话让神女几欲落泪,“你当真愿意?”说话时,神女脸上不自觉的有了一点希冀。
    她的眼神让者华心里那一点犹豫立刻烟消云散,他手上紧紧抓着她送给自己的包袱,“等我处理好手上的事,我立刻就去襄山,”他辜负了太子妃,如今神女开口求自己,他既然有时间,那就帮她一把。
    若是真的如她所说,到死都在被困在山洞之中,自己明知却不管不问,多年之后,自己又如何弥补心中的遗憾。
    神女喜极而泣,“那我在行宫等你!到时候我跟你说该怎么去,我在什么地方!”
    俩人又在桥上说了一点有的没的,等者华回到住处,已近中午。可是进了屋,屋中一个人都没有。
    伸手去摸了摸床榻,看了眼灶台,皆是冷了多日。
    自那日分开,师傅竟然一日都没回来?
    者华坐到椅子上,猜想师傅会去往哪里,以及见到师傅,他该如何开口,跟师傅说自己要出去修行数月!
    想着想着,他一拢衣服,躺在床上开始想事情。在他把事情一桩一桩想了一遍之后,他起来倚墙坐着,两眼盯着桌上的包袱。
    那个包袱一看就是个普通人家用的,也不知神女一缕魂,用了什么法子弄了男子穿的衣裳。
    难道跟那晚她进村托梦是一样?随便选了个信女,进了她的梦中,以圆梦为由,命信女准备男子穿的衣裳。
    可是她会圆那女子什么样的梦呢?
    女人家,未婚求婚事顺遂,出嫁女求夫婿飞黄腾达,未孕者求一举得男,为人母者求孩子出息,孩子远行的求儿女在外平安。她们所求的也不外乎这些,所以,她到底会圆什么样的梦呢?
    思绪散的无边无际,看着地上的影子变长,屋子里也暗下来,者华突然发现太阳落山了。
    他下床到院子里去烧水,对着落日夕阳,他突然想起来,那日自己与凡间的师傅相见也是这么个时辰,他跟自己说了天尊有意选拔地仙为护卫的事,俩人说着话呢,他脸色大变突然走了。
    其实那时,自己感觉到,嘉月师傅也在不远处!
    炉子上坐着的水壶发出响声,滚沸的水从壶嘴溢出来,哗啦啦不多一会就把烧着的柴火浇熄了。
    者华顾不上这些,他飞身往那日传来打斗声的树林赶去,他记得那日自己曾听到仙家斗法打斗的声音,正巧那日,自己就是在破屋里见到嘉月师傅枕边的布雨敕旨。
    难道说,那道布雨敕旨不是师傅抢的,而是因为杀了宣旨的天兵,所以布雨敕旨才会在师傅手里。
    飞出去近百里,者华落到一处树林中。
    他觉得这处林子很奇怪,若是凡人进了林子,只会觉得这是寻常的树林。可是脚底下的触感还有那本不应该在凡间的出现的仙草告诉了者华,这片泥土之下,定有蹊跷、
    慢慢往里走,者华看着脚底下,仙草越来越多,甚至有散发着药香的罕见药花从地上长出,顺着一棵枯树攀援而上,远看好似枯树再生一般,尽是盎然绿色。
    就在太阳即将隐没之际,盯着枯树和地面的者华以为自己眼睛花了,他看到地面犹如人呼吸时的胸膛一般,极有规律的上下起伏,那些盛开悬在树枝上的花,突然也一开一合,药花的卷须齐齐伸直,指向了一个地方。
    者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顺着那些卷须指着的地方看去,是树底下,仙草最为茂盛的地方。
    他隐隐猜到地里有什么,可是……
    环顾四周,此时已经天黑,他自己一人在这儿诡异的林子里,若是……他想了想,变出自己的佩剑,以剑首敲了敲地面,大喊一声,“土地!”
    不多一会,此处的土地神从一块石头后面出来,一看是个普通地仙,立时没了好脸色,转身就要回去。
    者华长鞭一甩,将土地拉了回来,“土地老儿,我喊你出来是有事问你,你跑什么!”
    “你个小小地仙!”土地推开者华的鞭子,变出一个凳子坐下,“有事自己琢磨就好了,问我做什么!我还有公务要做,没空!”
    看他要走,者华拦住他,“你别走呀!再说了,你们土地的活,城隍那边就干了,你有什么可忙的!”说着拽了土地往那棵枯树走去。
    谁知土地见到那棵枯树就好似见了难以收拾的厉鬼一般,扑腾着就要回去,“地仙,你就饶了我这小土地老儿吧,我修行至今不容易。”
    土地的话让者华更加确信,枯树之下定有蹊跷。
    将土地捆了扔在一旁,他口中念念有词,用当年自己想出的以仙力犁地的口诀,将枯树周边掘地叁尺,终在树下四尺之处,发现了两个人!
    看到枯树下埋着没了气息的天兵,土地老儿吓得魂飞魄散,使出毕生之力,挣开者华加在他身上的束缚,屁股尿流的去找城隍禀告此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