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势(H)

推荐阅读: 沦为野兽的玩物(高H 1v1)   于闺蜜她爸身下承欢(高H 1v1)   校园里的娇软美人【NPH】   赌 (校园,1V1)   觊觎(高干NPH)   深闺淫情(偷情乱伦,高h)   参加直播做爱综艺后我火了(NPH)   和大叔奔现后(1V1)   玉蕊绽(H 继父继女)  

    面对堆积如山的奏疏和那支批阅奏疏的朱笔,贵妃人窝在皇帝怀里,眼睛却直直的盯着。那根朱笔,可定天下事,若是有一日……
    贵妃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余光偷偷瞥向皇帝,他似乎很疲惫,以手支颐,两眼闭着似是睡去。
    可是方才他还问自己,不会现在立刻就睡着了吧!
    她定定神,双手搂着皇帝,“陛下若是累了,去床上歇着多好……”说着伸手去给他整了整衣服。
    皇帝睁开眼睛垂眸看着贵妃,过了七夕,贵妃的性子比之前柔婉了许多,在床上也主动了很多。他不知贵妃这番变化的原因,可是他很喜欢。揽着她向后倚靠着靠垫,“陪朕在这儿坐坐。”
    果然……贵妃心里腹诽,这把椅子进深大,双腿盘上来,又用衣服盖了盖,宽阔的椅子对于女子来说相当于一张小号的罗汉床。这么一抬腿一蜷身子,那藏在腿心里的东西就着腻出来的水液,在女子紧窄的穴,不前不后的动了几下。
    “嗯……”女子喉间藏不住的一声低吟让皇帝浑身都热燥起来,他那双提刀握笔的手隔着丝缎的寝衣摸上女子浑圆饱满的酥胸。
    掌心的温度隔着薄薄的织物传递到女子的绵乳上,贵妃脸上一红,手轻轻在他胸上推搡,“陛下~”说着朝往桌上的奏疏努努嘴,“大臣们递上来的还没看完呢……”嘴上说着,身子却直了直腰,不着痕迹的将身子往皇帝怀里送了一点。
    皇帝抱着她,两眼看着那码成山高的奏疏,不自觉的叹了口气,“那些东西,”低头看一眼怀里的美人,长发披散,丝裙凌乱,一双玉腿若隐若现,大半身子都扑在自己身上。“看的让人心烦,还不如不看!”
    贵妃瞥了一眼,勾着皇帝的脖子,“是何人让大臣们这般烦扰陛下?”
    打横抱起贵妃回到床上,皇帝的一双手一边揉摸贵妃的身子一边说,“都是太子的婚事闹得。”
    一听是太子,贵妃不说话了。自入宫以来,她鲜少关心后宫其他事宜,与其余嫔妃也很少接触,可是太子这事,不管是当初被皇帝拉去看皇后捉奸自己儿子还是后来或多或少的风闻,她都多少知道一点。
    毕竟宫里的小丫头们无聊喜欢背地里嚼舌头,她出于好奇就多听了一耳朵,因此对太子的事,知道便更多了。
    “那谢婉儿背后是江南大族,他们不忿,上书说太子之妻当出自名门望族。”剥了贵妃的衣服,女人莹白的身子让皇帝看了心气顺了不少,“也有人说羲和。”
    贵妃坐起来一捋头发,将黏在脖子上的头发一一弄掉,用一根红绳将头发绑了起来。她坦坦荡荡起来,毫不在意自己在皇帝面前不着寸缕。
    而躺在床上的皇帝看着袒露身子的贵妃,下腹隐隐有些胀痛。两眼从她的如天鹅一般修长的脖颈移到她柔软的小腹上,又想起了那个曾经一闪而过的念头。
    身后贴上男人的胸膛,贵妃将束起的头发甩到身后,扭头看着皇帝,“那陛下是怎么想的呢?”
    “朕瞧着,羲和是彻底对庆云死心了,江南那群人这会又因为多迪大旱,神女不显,他们说不应再由朝廷供奉神女。”
    推了皇帝的肩膀将他推倒在床上,贵妃俯身趴在她的胸口,“这羲和姑娘,当真是可怜……”
    手在她的背上轻抚,俩人胸乳相贴,皇帝空出另一只手伸到自己胸前,握住她的绵乳,心思不自觉的开始荡漾。“等朝臣们闹过去了这一阵,就让羲和去神女庙祈雨堵了他们的嘴。”说着两眼落在贵妃圆圆的头顶上,这么热的天,出了一天的汗,可是挨得这么近,她的头顶闻着一点味都没有。
    窝在皇帝身上的贵妃两眼眯着,双腿夹着身下男人的巨物,湿热的穴里是被穴肉温了的玉势,外面的花唇舔着的是青筋凸起的阳柱。
    一死一活,一里一外,两厢夹击,贵妃就有些受不住了。
    她两手放在皇帝的肩上,不自觉的轻抚他结实的肩膀,本以为自己能忍住,可是这暧昧的气氛之下,  她的私密处涨得要命,下意识扭着身子:“陛下……”抬头两眼湿漉漉的看着皇帝,“把那东西拿出来吧!”
    虽然小穴被那玩意喂得很舒服……
    可是皇帝一听她开口就兴奋了,他抱着贵妃坐起来,将她放到床上,分开她的双腿,两眼一眨也不眨的盯着女人大开的小穴,伸进一个手指去勾住玉势底座的圆环。
    手指微曲勾着圆环,慢慢的将隐没在里面的玉势慢慢往外拉,玉势雕琢打磨的光滑,往里进容易,可是往外出又有点难。
    花唇一咬一咬地蠕动着,看上去绮丽又漂亮。
    皇帝声音低低的叹了口气,喘息都变粗了,早知道一个玉势能让贵妃这般,真是后悔,怎么这么晚才用!
    贵妃躺在床上说不出自己是舒服还是难受,她喜欢皇帝的巨物在里面抽插着旋转的滋味,可是这冰冰凉凉的玉势,反而让穴里的软肉更为惬意。
    她爽得想扭腰摆臀,可是只动几下,皇帝就抬腿压着她,迫使她的身体打的更开,整个人作出羞耻的模样,他垂眸看着她痉挛、淫叫、扭动,像是在欣赏,眸子里都是压抑的欲望。
    那灼灼的眼神,看得她的身子更加敏感。
    抓着玉势一端的手反反复复将玉势往里送又往外拉,模拟着阳物进出捣弄的动作。
    贵妃知道他在做什么,可是让她意想不到的是,偏偏这样都能让娇穴花径痉挛难受起来,“啊啊啊……要到了要到了……”
    刚叫完床,女人很快就哆嗦着身子弓起腰,身子被一根棒奸得通红,高潮过后的淫水顺着穴口溢出来,顺着拱起的臀部滴在床单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