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间的私密话

推荐阅读: 沦为野兽的玩物(高H 1v1)   于闺蜜她爸身下承欢(高H 1v1)   校园里的娇软美人【NPH】   赌 (校园,1V1)   觊觎(高干NPH)   深闺淫情(偷情乱伦,高h)   参加直播做爱综艺后我火了(NPH)   和大叔奔现后(1V1)   玉蕊绽(H 继父继女)  

    祈雨结束,羲和被接回了行宫。她坐在马车上,听着车轮咕噜噜的声音,连着几日被大雨扰的吃睡不宁的她渐渐开始犯困,上下眼皮不住的打架。
    很快,本来还端坐着的姑娘就趴倒在靠枕上睡了过去。
    神女入梦,久未相见的两人又去到了昆仑神宫之中。
    坐在树下的秋千上,被夕阳映红的两个人看着眼前的景象,池中的孤峰被太阳照的金黄一片,金凤自北方飞来,在山中盘旋数周后落在山顶上,长长的尾羽垂下齐着水面,仿若与山同长。
    羲和似乎对眼前的景象并无什么兴趣,她扭头问她,“你是神仙,这次的叛乱,会影响都中吗?”
    神女张了张嘴,一个字都蹦不出来。
    若是往常,她手指一点就能算个大概,可是这一次,她竟然无法事先窥视天机。
    她根本算不出来!
    在北海的龙宫之中,那北海龙王就说这次的事情起的十分奇怪。具体哪里奇怪,谁都说不出个所以然。
    神女定了定神,她试着给自己找补回来,“估计是我道行还浅,这些东西算不太出来。”
    羲和没有看出来神女的尴尬,她头一歪,抓着秋千的绳子,上半身靠在那儿,“这样啊……”心中不自觉的叹了口气。
    那天卫瑄给自己送东西,他想喝自己沏的茶,从茶杯放到他面前,他又盯着杯子迟迟不动,偏等茶温热了才捧着杯子喝了一口。
    那天雨下的不大,可是卫瑄在神女庙喝茶时却是狂风骤雨,不过两刻钟,院子里的低洼处就积上了水,屋子里潮乎乎的,人在里面并不舒服。
    她总觉得大殿里,有一股霉味。
    一直到离开,他什么话都没有说,一个字都没有说,可是那天……羲和很明白,他是有话想对自己说的。
    到底是什么呢?为何不说呢?
    这么一直闷着,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两人一起在一个秋千上,羲和满腹心事不说话,神女也满脑子官司不开口。
    她想的是者华,那日他答应了自己,可是这都快一个月了,怎么又没了消息?难道他遇上乱匪?或者,他被抓壮丁去打仗了?
    神女对这些似懂非懂,想去找他,可是这会自己一缕魂,想要寻人哪来的法力!
    唉……眼皮一抬看到孤峰顶上的那卧着的金凤,那不过是符咒上的凤凰,怎么就会活了呢?还是说,因为那是地藏菩萨留下的符咒,所以这凤凰能宛若活着一般自由活动?
    这么一想,神女对自己有些失望,虽说自己是上神,但是……好像……自己貌似是天上地下,最水的上神……
    谁让自己生下来就是上仙呢!
    也不知道爹娘是怎样的修为,便是后土娘娘和玉帝的那几个孩子,好像也没有人像自己这般,生下来是个天仙就已经了不得了。
    不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神女凑到羲和身边,“你可是在意那个卫瑄?”
    羲和赶忙摇头,“没有,我对他没有想法。”
    神女撇撇嘴,“切。别不承认了!”这孩子,当自己是白活这么多年嘛,“啧啧啧,你嘴硬的这样啊!”
    “怎么了?”羲和对她说的不明所以,两眼十分认真的盯着她,“我哪里嘴硬了!”
    被她这么一说,神女更不屑了,“你明明就是惦记卫瑄!”
    “你——”羲和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反驳,认真否定,神女不信,随她说去,自己窝火。
    神女认真想了想,“你刚才不承认的样子,跟当年的宝寿公主一模一样。”
    不提宝寿公主还好,提了反而让羲和脸上更加挂不住。
    自己一人在殿中抄经祈雨时,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居然梦见了宝寿公主与国师的旖旎缠绵。
    这么一想,她脸上更红了。嗫嚅着说,“我曾经梦见过她。”
    梦里的宝寿公主就像皇帝身边的贵妃一样迷人,尤其是她媚眼如丝,大胆附在国师身边,呵气如兰,主动去脱国师的衣袍。
    种种行径,属实让人瞠目结舌。
    “你梦见了她什么?”神女一下好奇,打从宝寿同夫君一同得道成仙之后,都中再无人与她相见,甚至连梦中都不曾见。
    羲和说她曾梦到宝寿,神女立刻好奇起来,缠着羲和一个劲的问她。
    被人缠的烦了,羲和只能半吐半露的说,“就是她祈雨时的事。”
    神女怔了怔,祈雨?恍惚记得宝寿也曾祈过雨,但是她祈雨一直都平平安安的,没什么幺蛾子啊。“她祈雨能有什么事?你仔细说说。”
    这一下羲和翻了个白眼,她要怎么说,难道说我梦见宝寿公主在大殿里与人翻云覆雨?宝寿公主脱了裙子露着乳,主动跟国师缠绵悱恻共赴云雨?
    这根本就难以启齿好吧。
    “她跟国师在一起能有什么事……”以前曾在书上看到过,说那宝寿公主与国师感情甚笃,所以这么一说,神女应该明白了吧。
    果然,羲和这么一说,神女秒懂。心想,那俩人可比你想的还要过分,宝寿为了跟国师在一起,可是什么出格的事都干过。
    大殿里男欢女爱算什么,婚事八字没一撇,她就缠着国师有了肌肤之亲,皇帝还是自己要当姥爷了,才知道自己女儿与国师竟然有一腿。
    当时整个都中传的沸沸扬扬,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宝寿怕皇帝不准她嫁,还瞒着亲爹请了官媒婆上国师府上去提亲说亲,吓得皇帝赶忙派人把官媒婆叫了回去。
    “嗐!我当是什么事……”神女见怪不怪的说,两条腿荡悠悠的悬着。说完这些,俩人一时间又没有话可说了。眼看着天就要彻底黑了,神女突然想起来,“这会你会了祈雨,回到都中,你就要学着做其他的事了。等你成亲,你就要接过你母亲,成新一任的神女了。”
    其实,这些话,神女一直没想好该什么时候告诉她,毕竟真的成了神女,那就不如现在这般自在了。
    而那时候再去议亲,又有谁愿意接受去娶一个神女回来呢。
    毕竟怠慢不得,轻忽不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