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丧子

推荐阅读: 沦为野兽的玩物(高H 1v1)   于闺蜜她爸身下承欢(高H 1v1)   校园里的娇软美人【NPH】   赌 (校园,1V1)   觊觎(高干NPH)   深闺淫情(偷情乱伦,高h)   参加直播做爱综艺后我火了(NPH)   和大叔奔现后(1V1)   玉蕊绽(H 继父继女)  

    窥视到皇后的内心,一直隐没在寝宫里的嘉月几乎要大笑出声,她施法布阵,将偌大的一座宫殿笼在自己的阵法之下。
    睡着的皇后眉心微动,睡得似乎很不安稳。她侧卧在床上,意识却坠在噩梦之中。
    梦里她孤身一人走失在迷雾之中,双臂抱着一个女娃娃,娃娃安静的睡着,本应放心的她却十分焦躁。因为她寻不到庆云。
    明明是在皇宫里,明明是自己熟悉的地方,为什么会突然迷雾缭绕,让她找不到寝宫,找不到儿子在哪里。
    这究竟是怎么了!
    低头轻轻哄了哄怀中的孩子,摸索着往前走。突然!在一片寂静之中,她听到了流水的声音。
    这一下她又惊慌起来,皇宫和行宫之中并无瀑布,便是有湖泊,也少见潺潺流水声!自己这是去了什么地方!
    皇后立在原地不敢往前走一步,她生怕自己会抱着孩子一步踏进水里,不知往后会如何。
    就在她不知该怎么做时,大雾渐渐散去,前方有个若隐若现的身影,衣服有细微的闪光,那一点亮光,在这团雾中格外的扎眼。
    她几乎是立刻就认出来,那是庆云的衣服,太子的衣衫多用夹银线刺绣,在暗光之下会有浅浅的闪光。
    皇后快步朝那儿走去,可是还未走几步,大雾散开,周边又是一派人山人海车水马龙的景象。
    茫然的看向四周,好似是在一处集市上,自己又好像是在桥上,桥两边是摆摊卖货的,石桥垒的精致,扶栏上有古朴细致的雕刻。再看庆云,他站在扶栏旁边,眼神悲戚的看向自己。
    皇后不知他为何是这样的眼神,她抱着女儿往前迈了一步,“云儿,快过来,快来看你妹妹!”
    “庆云!”
    “娘!”
    桥上来来往往那么多人,摩肩接踵人声鼎沸,皇后与太子却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想要上前一步走到儿子身边,皇后的一双脚却好像灌了铅一般,迈不开步,抬不起脚。
    “娘,儿子不孝,犯了大错,先走一步了。往后余生,母亲珍重!”庆云眼睛一眨,眼泪就落了下来,砸落在地,顷刻间扶栏垮塌,庆云跟着那石雕的扶栏一起摔下了桥,掉进了深不见底的河水中。
    石桥骤然崩塌,无数人落进水中,一个又一个人将庆云压进了河底,皇后抱着女儿看着眼前的一切,耳边皆是百姓呼嚎求救的声音。
    “不要!”皇后从噩梦中惊醒,她猛地睁开眼睛,抓着被子,呼吸急促。
    “不要什么?”嘉月坐在床尾看着满头冷汗的皇后,她递过去一块帕子,“娘娘做了噩梦,还是躺下歇歇吧!”说着伸手扶了皇后想让她重新躺回去。
    皇后拒绝了嘉月的善意,她两眼紧紧盯着床尾这个盛装的女子,她长发梳理成髻,簪了不少金银珠玉首饰,夜光之下,熠熠生辉。身上的衣服更是无比华丽,皇后一眼就认出,她穿的是自己册封皇后时的大礼服。她很快就从噩梦给她的惊惧中醒过来,强自镇定的看着她,“你是何人?为何会在这里!”
    嘉月扭头看了一眼皇后,她起身离了床,变出一把椅子在皇后下首坐着,理顺好衣服的飘带,见皇后脸色煞白,知道她这是被吓的。
    也是,梦见自己孩子坠入河中,谁见了会不害怕。
    就好像自己梦中看到的那样,身临其境,如同女儿那样落入了坠仙崖,在饕餮洞府得知自己的女儿确实天上地下,渺无踪迹。
    梦醒之后,那是怎样的绝望。
    嘉月从沉思中回过神,她摆出一副温柔和蔼的心肠,“我是蓬莱岛上,蓬莱仙宗的嘉月仙子,途经此地看你深陷梦魇之中,心生魔障”眼神落在皇后隆起的肚子上,嘉月面不改色心不跳,睁着眼睛说瞎话,“特地下来看看你。”
    “嘉月仙子?”皇后并未听说过有这号人物,国朝的百姓,除了拜佛拜道,便是拜襄山神女,从未见过有人拜什么蓬莱仙子。心中迟疑,脸上自然是表露出来的,她满面疑惑的看着嘉月,“我从未听说过天底下还有您这样一位神仙。”
    “世上的神仙那么多,您不知道我是正常不过。天上有天庭,地下有地府,人间除了土地城隍魑魅魍魉,还有我们这些在各处仙山修仙之人和大大小小的神仙。”对于皇后说的话,嘉月也不恼,气定神闲的坐在椅子上,和颜悦色的对着皇后,“我们这些神仙,最爱的便是时不时的在人世间到处看看转转,这不今天就碰上了娘娘梦魇。所以特来宽慰一番。”
    一番话说得皇后将信将疑,可是人却慢慢的放下了戒备,不似梦醒时那般满心警惕惶惶不安。“仙子驾临,那便是知道孤做的是什么样的噩梦了?”
    “那是自然。”嘉月颔首,抬手抚了抚发髻上的簪子,轻轻拨了拨落在耳朵上缘的珍珠穗子,“皇后娘娘午夜惊醒,不就是因为梦到太子殿下与您永别吗?”
    眼前的仙子一句话说中了自己的梦境,皇后听后大惊,掀开被子赤脚走下床,“那这事,可是真的?庆云,当真是要从桥上坠下,淹死在河中吗?”
    望着皇后,嘉月心底闪过一丝不忍,眼中露出一点怜悯,正是她面上的这一点悲戚之色,让皇后几近崩溃。
    这个突然出现的仙子,她神色哀戚的看着自己,好像在说,你的儿子,在将来的某一日,会落水溺毙而亡。
    而接下来嘉月做的事更让皇后哀痛不已,嘉月心一横手一挥,只见屏风上映出皇帝和贵妃在一起的样子,他们二人依偎在一起,贵妃怀里抱着一个周岁大的孩子,皇帝低语道:“朕想好了,就立他做太子了。”
    这一句锥心之语刺痛了皇后,她“扑通”一声跪在嘉月脚边,伸手抓着面前人衣裙的下摆,她哭着哀求道,“求求你,救救我的儿子,救救他,我不能没有这个孩子。他是我的命啊!”
    “仙子,你救救他,不要让他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