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吵

推荐阅读: 沦为野兽的玩物(高H 1v1)   于闺蜜她爸身下承欢(高H 1v1)   校园里的娇软美人【NPH】   赌 (校园,1V1)   觊觎(高干NPH)   深闺淫情(偷情乱伦,高h)   参加直播做爱综艺后我火了(NPH)   和大叔奔现后(1V1)   玉蕊绽(H 继父继女)  

    捡起地上的碎成叁截的诛仙索,断口处不是整齐的切面,而是撕咬的断茬,再看四下白茫茫的一片,除了一串脚印,再没有其他的痕迹,追,都不知道往何处去追。
    想到自己一番谋划尽数付诸流水,嘉月将诛仙索掷在地上,回头反手就给了师兄辰安一个耳光。“都怨你!”暴怒的美人额上青筋暴起,“我筹划到现在,将来若是事败被天宫责罚,罪魁祸首那便是你。”
    挨了一巴掌的辰安倒也不生气,他平心静气的拿起地上的诛仙索,掌心凝力,将断成数节的诛仙索重新修复好。“既然被人撞破,师妹何不停手?执念太深终将成了心魔。”
    “停手?你让我停手?”嘉月气急反笑,“事到如今你让我停手?”雪断断续续的下,耳朵里听到的除了风声,还有树枝被雪压断的声音,月黑风高,所有的声音听起来都格外的清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停手!你竟然让我停手!”
    咯咯笑了一会,嘉月止了笑声,四周都是被她的笑声从树上震下来的雪,她侧身看着师兄,“师兄,你觉得事已至此,我还能停手吗?你觉得那个老道拿着那些东西不会告上天宫吗?”
    “师兄,我竟不知,你居然如此的天真。”说着两眼怒目圆睁,狠狠瞪着师兄,“事成了,天宫若是不知还好。如果知道了,那是被押上钩吾山受天雷,蓬莱仙宗被革除仙籍的大罪。”
    “你为了那个老道士竟然劝我收手,劝我饶了那青城老道。亏你还是徒弟们的师伯。仙宗内上上下下数百人,这些人一朝被革了仙籍,什么后果你一清二楚,你还是不是蓬莱仙宗的人?你还是不是我爹的徒弟?”
    对于嘉月的质问,辰安无言以对,方才她放诛仙索杀人,被她驱使的诛仙索钻透了老道变出的雪墙,抓住了躲在枯井之中的道长。
    在百里之外照看流民的他原本都要睡了,可是在感受到诛仙索杀人后,他便知师妹在附近,待他赶到之时,那诛仙索已经缠住了道长的脖子。
    被诛仙索缠住的人破衣烂衫,被打在地上断剑又变成了拂尘,他心知不好,立刻抽刀冲上前砍断了诛仙索,拦住了师妹的攻势,让道长有机会得以逃出生天。
    辰安弯腰抓了一把雪揉了揉脸,将脸上的红肿退下去了一些,他看着暴怒的师妹,“师妹,那你可曾想过你杀了老道长是何等的罪过?”
    “青城道宗是比蓬莱还要出名的仙山门派,不管是弟子的人数还是门派的威望,都远胜于蓬莱。道长是师傅的挚友,你的诛仙索也是他与师傅合力锤炼而成。”
    “道长将东西交到天宫,你我免不了受罚。你所杀了道长,青城道宗闹起来,天宫一旦过问,也是要上钩吾山受刑的大罪。如今事情已成死局,”辰安清了清嗓子,他定定的看着师妹,“我拦下你再犯大错,是为了你为了蓬莱仙宗着想!”
    “哈哈哈,为了我?”嘉月乐得原地转了叁圈,她指着自己问辰安,“为了我?你说你是为了我?”
    “你若当真是为了我,你现在就去找出那个道士的踪迹,毁尸灭迹,再去灭了青城道宗的满门,然后去天宫替我顶罪!”
    “我苦心筹划这么多年,到现在被你放走了人,极有可能功亏一篑,你说你是为了我好,为了蓬莱好。你说这些话的时候你自己相信吗?你能说服你自己吗?”
    “师妹!”辰安不死心,“你做的这些事,若是师傅知道,难道师傅就能容你吗?师傅临走前叮嘱我要跟你一起支撑起仙宗,我做不到看着你犯错却袖手旁观甚至同流合污。”双手抓着嘉月的肩膀,“师妹,现在收手回头补救还来得及。”
    “收手!回头!补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嘉月笑的乐不可支,她的笑声在空旷的雪地听起来格外的刺耳,听不出一丁点喜悦,“师兄,你说的话可真轻巧。”
    回头?如何回头?事情到如今的地步,国朝半数江山都已卷入战火之中,无数百姓的家业毁在夏日的大旱,又有数不尽的百姓冻死饿死在大学纷飞的冬日。造下这么大的孽,自己如何能回头!
    就算回头了,自己的罪过就能洗刷干净了吗?
    不会!嘉月太清楚了。
    便是天宫肯看在亡故的父亲的面子上饶自己一命,那个人呢?他知道有这样的机会,他就会放过自己了吗?
    自己愤恨之下将自己与他的女儿扔下坠仙崖,他是与天地同寿的神仙,活了这么多年才有了一个女儿,又被自己弄得天上地下叁界之中尸骨无存。
    他早就恨自己恨得入骨,自己落到天宫手里,他当然要为女报仇,落井下石,将自己从严处置。
    抬手抹掉笑出来的眼泪,嘉月紧一紧身上的披风,重新将掉下来的帽子带回去,她看着师兄,“师兄,这天下被我乱成这副模样,你觉得我可还有活路?收手?哪还有机会!”
    将诛仙索重新缠回腕上,嘉月整了整衣服,看向师兄的眼神中带着满满的疏离,“师兄,自今日起,你若再坏我好事,再阻拦我,你我恩断义绝,再无同门之谊。”说完乘风而起,御风而行,到处寻找那个逃走的老道士的踪迹。
    隐在破庙中的者华没有察觉到自己师傅,他照着师伯给自己的医书上写的那样,将捣烂的药草敷在老道的脖子上,又摸出一颗护心的丹药给他服下。
    等到老道的气息稳了下来,他才想起来要布下匿身阵,小虎咬住他的脚踝,低声说,“我已经弄好了,不会有人发现你是神仙的。”
    伸手在雪虎的脑门上捋了捋毛,“你会的挺多啊。”
    雪虎在他脚上蹭了蹭脑袋,四爪一摊,直接倒地睡了过去。
    者华一边捋小虎的毛,一边看睡在草团上的老道,脖子上的勒痕,颜色看起来有点淡了,老道的性命并不让人忧心,他想的是师傅会为什么想要杀了他。
    诛仙索造成的伤,者华最熟悉不过。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