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赏雪

推荐阅读: 沦为野兽的玩物(高H 1v1)   于闺蜜她爸身下承欢(高H 1v1)   校园里的娇软美人【NPH】   赌 (校园,1V1)   觊觎(高干NPH)   深闺淫情(偷情乱伦,高h)   参加直播做爱综艺后我火了(NPH)   和大叔奔现后(1V1)   玉蕊绽(H 继父继女)  

    虽然自嘲是木头,者华这块木头还是叫上神女,两个人一起出去,给老道一个清静地方让他养养精神。
    拿起从行宫穿出来的衣裳,者华看她头发梳的繁复,头上簪了不少簪子头花,乌黑的头发用钉了珍珠的红带子编成两根辫子,每一股头发只见都别着一粒珍珠,辫子垂下来及在肩头,再配着一身红白两色的衣裳,衬的她又漂亮又好看。
    跟在后面的者华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不过是最普通的蓝色细布裁的袍子,者华往旁边站了站,毕竟她那身衣裳把自己衬的就跟月亮和星星似的。
    两手费力的把斗篷的帽子往头上戴,可是穿的衣服太厚,神女两条胳膊都露出来了,还是扶不上去。者华见状,走上前将那帽子轻轻盖在她的头上,他十分仔细的检查了一下,看有没有碰坏她梳好的发髻,有没有碰落头上的绢花首饰。
    神女两眼向上看着者华,俩人面对面站着,从她的角度看过去,眼神正好落在他的下巴上,他的下巴不长也不短,不歪不偏,这会仔细打量,才发现他居然是个窄脸,下巴还有个圆润的下巴颏。
    不得不说,者华得亏成了神仙,这要还是个凡人,这么好的模样看不了几年就变味了。从翩翩佳公子变成满下巴胡子的成熟男人。
    神女看了这么多男子,她一直觉得男人,过了叁十,那就变味了。
    唉,人啊,说到底,都喜欢年轻的。这事还不分男女。
    “想什么呢?”者华早就注意到她在走神,走神就走神吧,两眼还滴流咕噜的来回转,生怕别人不知道她眼珠子大似的。“眼珠子都快转出花了。”
    “咳咳咳,”神女咳了几声,眼神安分下来不再到处瞄着看。“没什么,就想早知道这头发戴帽子这么麻烦,我就让羲和梳的简单点了。”
    “你这衣裳是从宫里蹭来的吧。”者华拿起墙角放着的灯笼,又从纸盒子里摸出一截手指长的蜡烛,烧起的蜡烛滴了两滴烛泪在灯笼点了灯笼,提着灯笼走到门口,“走吧,外面月色极好,咱们出去看看。”
    神女两眼一亮,拾裙快步走到者华身边,跟着他一起出了门。
    屋外明月高悬,地上又是白雪皑皑,让厚厚的雪一反,这天上地下的月辉竟然往日更亮。可是这景致虽好,雪地却是难行,一脚踩下去,雪都快到膝盖了。
    回头把火塘旁边的小虎抓过来,一脚在它屁股上踢了一下,雪虎不耐烦的回头冲他哈了一声,蹦跶着在雪地奔跑撒欢。
    走了两步就把绣花鞋湿透的神女提着裙子,心里悔的要命,在行宫里跟羲和讨了这身漂亮衣裳,还穿了一双新做的鞋子。这下倒好,一脚踩雪里,连脚丫子都湿了。
    者华看她这样是走不了路,索性变出块大石头在树底下,俩人一起坐了石头上赏月。
    “你整日跟这群流民在一块,你不嫌脏不嫌累啊。”者华没找好话头,神女反而先开口了。
    “没事,我以前也这样过。不过是熟悉熟悉逃难的日子罢了。”者华将不知从什么地方变出个手炉,小小巧巧的,里面还有燃透了炭。“拿着这个暖暖手吧。”
    接过他递来的手炉,神女两手不住的摩挲,这个东西拿在手上,确实是暖和啊,手都不冷了。“你还逃过难啊。”
    者华点点头,“那年我被人护着从都中逃了出来,就跟逃荒的流民混在一起。再说了,跟那时候比,现在要好一点。起码在都中附近,还能有太平日子。”
    想起来他是前朝太子,能到现在成了地仙,也是够能苟的。神女心里不住的腹诽,一想到他也曾身居高位,神女又想到自己在屋里时问的那个问题,“他到底是不是断袖啊!”心里想着,嘴上一秃噜就说了出来。
    听到她说话的者华只觉得眼前一黑,顿时觉得月下赏雪不是什么多么风雅的事,他颇有些无奈的问她,“你究竟在好奇什么?”
    “啊?”神女一惊一乍的看着者华,这会的她要悔死了,嘴上怎么就把真实想法说出来了。“我……我……”其实这些日子,神女心里都在纠结一件事。
    那日在石洞里的欢爱,虽然自己有感觉,虽然他那日也像别的男子一样,可是神女总觉得好像缺了点什么。
    回到都中之后,她晚上去神女庙睡觉,躺在当年宝寿跟国师翻云覆雨过的床上,那张床板就跟个热锅底似的,她躺了上面,一会往左翻身一会往右翻身,就算在床上打着滚的睡了一圈,她就是睡不着。
    她就是觉得奇怪,她就是想不通,同样都是男欢女爱,为什么当年国师与宝寿一起时那么情难自已?为什么皇帝跟贵妃在一起时好像有发泄不完的欲望?
    再一想那天在石室里的者华,他怎么到了这桩事上表现的那么清醒克制?
    他还是不是个男人了呀!
    “我……我……”神女从没有觉得自己脑子转的快过,但是这会把自己这么多年的所见所闻全部回忆了一遍之后,她想出了一个理由,“我听说啊,就是皇帝吧,有的人是只喜欢女人的,有的是表面喜欢女人但是实际喜欢男人,也有的——”
    “也有的是男女通吃。”者华扭过头去默默翻了个白眼,“所以你就好奇我了是吗?”
    “嗯嗯,嗯嗯,嗯嗯,”神女赶忙点头,“我是想到你也是宫里出来的,可是我实在是好奇。你也知道,这事吧,问皇帝,不合适,所以”
    “你就来问我!”者华觉得自己两眼要翻进天灵盖里去了。
    神女正了正衣裳,这会的她也顾不上自己纠结了好几天的事,先确认一下他是叁种情况里的哪一种。“所以,你是喜欢哪一种?”
    事情过去太久,者华认真回忆了一下,“我有一个太子妃,两个侧妃,四个侍妾,她们七个给我生了两个儿子四个女儿。”扭头看向神女,“龙阳之好,我倒是听说过,只不过我没什么兴趣。”
    两个儿子四个女儿……六个孩子啊……神女两手绞着衣裳带子,七个女人生了六个孩子,这么撒种,也难怪他这头牛对男女之事没啥想法了。
    这么理顺明白后神女有些淡然了,可是她很快又纠结起来。
    他是淡然了无所谓了,可是自己咋办呀,自己可是头一回呀,他要是一直对男女之事兴致缺缺,自己岂不是成了那些自怨自艾的,守活寡的了。
    这要是传出去,好家伙,天上还有守活寡的神仙……
    那……
    神女下意识的叹了口气,这叫什么事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