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浴(H)

推荐阅读: 沦为野兽的玩物(高H 1v1)   于闺蜜她爸身下承欢(高H 1v1)   校园里的娇软美人【NPH】   赌 (校园,1V1)   觊觎(高干NPH)   深闺淫情(偷情乱伦,高h)   参加直播做爱综艺后我火了(NPH)   和大叔奔现后(1V1)   玉蕊绽(H 继父继女)  

    元宵这日,贵妃让厨房多做了一份水果汤圆,说是要用来供神。
    羲和把这碗用糖渍草莓做的汤圆放在殿中悬挂的神女像前,她有些无语的回头看看在门口隐身的神女,心想这糖渍果子做汤圆确实是个稀罕东西,可是娘娘借口自己爱吃,多做点好像也没什么。
    用得着特地说一句是要用来供神的嘛……
    要是晚些时候宫女发现这碗汤圆真的被神女吃了,那不得满皇宫的吆喝“神女显灵了,神女显灵了!”
    想想那场面,羲和就觉得头大。
    可是这碗汤圆,神女到底没吃着热乎的。
    因为羲和刚把瓷碗放好,打发走了宫女,脱了鞋子上床盖被跟贵妃躺一起,俩人正要说话,贵妃连个字都没说,外面内监扬着嗓子,吆喝的满行宫都知道,
    “皇帝驾到。”
    羲和翻了个白眼,赶忙掀被子下床给皇帝让地方。
    骑马从皇城赶来,皇帝风尘仆仆的进了门,  身上的大厚衣服都没脱,走路带风的他经过羲和身旁时,羲和觉得自己闻到了那股特有的,就是外面的窜鼻子的凉气的味道。
    大半个月没见着人,一进来就看到贵妃坐在床上,腿上盖着被子,手里拿一本装订好的画册翻得正起劲。
    他搓了搓手,脱了身上冒着凉气的厚衣裳,坐在床沿上,“我回来了,你怎么看都不看我一眼?”
    贵妃笑了笑,放下手上的东西,“我知道是陛下回来了,所以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那你怎么不高兴一些呢?”皇帝也把腿挪上来,把大半个月没见的爱妃搂在怀里。
    朝羲和努努嘴,贵妃坐直了身子看着皇帝,“羲和在旁边看着呢。陛下注意些。”后面一句是刻意压低声音跟皇帝说的。
    在一旁的羲和不自在的拽了拽裙子,努力让裙子把脚遮住。方才下床下的急,一双鞋没有穿好,而是踩塌了脚后跟,拖拉着一双鞋。
    她侧身挪动了一下脚步,屈膝行了个礼,“陛下,娘娘,羲和先回屋了。”
    “嗯,”皇帝和蔼的点点头,手却往贵妃怀里的手炉上摸。
    得了首肯,羲和赶快挪到屏风后面,把鞋子穿好后一阵风似的就跑了出去。
    碍事的人走了,皇帝的手从手炉摸到贵妃的肚子上,俩人依偎在一起窃窃私语,“除夕那天我让人回来在行宫放了烟花,你可看见了?”
    因为那晚与保国公相见让贵妃难受了好几天,甚至又有点厌恶皇帝。可是这会又跟他一起,他一回来就直奔自己这儿,方才自己看到了他脱下来的那双靴子,鞋帮上还沾着雪和黑泥,脏兮兮的,一看就没换衣裳。
    这么想着,知道他是着急自己,贵妃的心又软了一点。,
    “看见了,羲和陪我去院子里看的。”
    “羲和整天跟你在一块,没烦着你吧。”
    “看你说的,羲和这么大的人,又不是个不懂事的孩子。”
    手在爱妃肚子上放了一会后,又把手挪开了。
    “怎么不摸了?”
    拿过手炉继续暖和手,皇帝低语道,“手凉,别冰着孩子。”
    在屋外的神女听到里面的男女说话,她抬头看挂在屋檐下的冰溜子,今天太阳好,照的人身上暖暖的,冻结实的冰棱被太阳照的往下滴水。往前走两步,正好能落在额头上。
    凉凉的,就跟自己这会的心一样。
    虽然是被皇帝强抢进宫的,可是这会有了身孕,两个人的心却一起都在孩子上。神女不禁想,自己的父母,在自己未出生时,在母亲的娘胎里时,是什么样子?
    可能那个时候,爹娘就已经感情不睦了吧,不然怎么会把自己撇了不管呢。
    与皇帝说够了话,贵妃一个接一个的打哈欠,催着皇帝下床去换衣服,人不在身边,呼吸都变得顺畅了。
    头往枕头上一歪,贵妃又扶着床坐了起来,叫来宫女扶自己下床,说要去沐浴,并让宫女把床上铺的盖的全都换了新的。
    在沐浴的椅子上坐好,宫女打湿了帕子擦洗她的身子,刚洗了两条胳膊,就听到屋里呼啦啦一群人说,“陛下吉祥。”
    捧着肚子回头看去,皇帝身上只穿了一件衣服大摇大摆的进来,冲屈膝行礼的宫女说,“你们都出去吧。”
    得了吩咐的宫人纷纷捧着手上的东西一起出去,偌大的浴房之中只有贵妃和皇帝两个人。
    贵妃咽了咽口水,自己已经有好些日子没有跟皇帝这般坦诚相对了,虽然皇帝今天没有跟平常似的,赤身裸体的摇晃着他腿间的那个东西进来,但是敞着胸口那副样子,她一看就知道皇帝是不怀好意的。
    事实证明,他确实是不怀好意的。
    俩人见了面,皇帝没有说一句话,衣服也不脱,抱起贵妃就下到了水池之中,“陛下!”两手抓着他,下水之后泡在水深齐胸的地方,脚底下还踩不到地面,这样的不安让贵妃有些害怕,毕竟太没有安全感了。
    而皇帝让贵妃安全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同她有肌肤之亲。
    只是一个吻,就已经让她头脑发热,全身都开始莫名地兴奋起来。而当那人硬烫的器官隔着湿透的衣物抵着她的下身时,她软下了身子,周身一阵酥麻。
    后背靠着石壁,胸乳跟他贴在一起,两条腿因为那根堵过来肉柱而微微分开。
    只是皇帝这个炽热的亲吻绵长到令她诧异,不知过了多久,这个男人依旧不依不饶,好像这辈子没亲过女人似的。
    温热的唇舌不知疲倦地舔吮着她的唇、她的舌、她的牙,卷走她口中的津液……手掌更是一点都不老实,直接伸过来握住贵妃一侧的乳儿,碰到这滑嫩的肌肤后,掌心立刻就是狠狠一阵揉。
    唔……胸前的刺激让贵妃本能地发出模糊的呻吟,尤其当他的手指捏住她的小乳尖,不断揪弄、摩挲……怪异而又熟悉的浪潮涌向了四肢百骸,腿间一热,竟有了湿意。强烈的感官刺激,在这寂静的浴房和温热的水里,好像愈加被放大了无数倍,沉沉地将她湮没。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