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城 > 武侠修真 > 襄山神女(古言 1v1) > 情难自已,所以就开搞吧(H)

情难自已,所以就开搞吧(H)

推荐阅读: 沦为野兽的玩物(高H 1v1)   于闺蜜她爸身下承欢(高H 1v1)   校园里的娇软美人【NPH】   赌 (校园,1V1)   觊觎(高干NPH)   深闺淫情(偷情乱伦,高h)   参加直播做爱综艺后我火了(NPH)   和大叔奔现后(1V1)   玉蕊绽(H 继父继女)  

    天渐渐暗了下来,因为主子在浴房之中亲热,外面的宫女也不敢大辣辣的进去点灯,只能将外面的灯都点上,再捧几盏明灯放到不妨碍主子的地方。
    这样弄得浴房内顿时多了一点暧昧的气氛,不似往日那般灯火明亮,照的屋里到处犹如白昼,隔着几架透光的围屏,数盏明灯一照,浴房之中的一切都笼罩在温柔的光中。
    吐水的龙头不断往外吐着温泉水,浸在里面的两个人终于结束了这长长的深吻,放在女人椒乳上的下移,找到了花唇紧闭的穴口,嘶——男人的指尖突然摸上,让贵妃禁不住打了个哆嗦,却无奈被男人的手指碰到了桃花源的入口,修长的指尖在她已经泛湿的花瓣之间来回地拨弄,大拇指更按住小花核轻轻地爱抚,惹得她不断地颤。
    热意上涌,好像全身被灌了酒一般,本就浸在热水之中,这会她觉得又更热了几分。
    皇帝的手指颇为顺利地探进了紧闭的花穴里去,见她脸上绯红,一句话都不说,十分的乖顺,他也不知是喜是恼长指又深入了几分,左右碰了碰之后,找到里头的软肉肆意一阵搅弄
    今天见到他,贵妃就知道免不了会有这一手,哪怕是做好了心理建设,面对他的手指,还是让贵妃惊讶了一下,“嗯啊……”喘匀了气息的她,这会终于恢复了正常的呼吸吐纳,无法抑制的娇吟却仍是软软的,显得情意绵绵……
    这软绵绵的人和软绵绵的音,就把皇帝的心酥倒了大半。
    “滋啧、滋啧……”对于这个年过得很郁闷的皇帝来说,这会抱着想了大半个月的贵妃,手上下意识的加快了搅弄小穴的速度。
    搅弄得那贵妃,好像能听到了,那许久没被撑开过的小小甬道,被皇帝搅出一阵黏腻的水流声。
    “陛下,”贵妃感觉自己又开始呼吸急促了,这会自己被他放在水池一端的斜坡上,躺在那上面,下身碰着他的分身。低头去看她,之前能看到他腰胯,现在只能看到他的胸膛和自己的肚子。
    一切都似准备就绪,皇帝轻抚了几下贵妃隆起的肚子,似是哄了哄孩子之后,他毫不含糊,三两下扯开了身上湿透的衣物,露出挺立已久的肉物来,这根东西,自打见了她就一直硬着,听说换了衣服再要去找她就看见宫人在换被褥。
    知道她在沐浴后,他顾不上冷就脱的只有贴身衣裳走了进来,现在……皇帝忍了忍,掰开她一条腿儿,往前一步,粗大的伞端已经顶着了她腿间的蜜处,不断摩擦过她的花核、花瓣,最终准确地找着了花穴的入口,沉沉地一贯而入
    啊…
    她的呻吟又柔软又甜腻,好像舒适又好像难受,听了令人恨不得发了狂地蹂躏她,狠狠捣进她的小小甬道里去,一下一下,深深地将她彻底贯穿。
    或许是皇帝的力道大了一些,贵妃有些害怕,她低声叫道,”啊、啊……唔……别、轻点……啊嗯……”
    “嗯,没事,”手抚摸了几下她的脸庞,皇帝低声说,“朕会注意些的。”
    再看皇帝的行动,他也确实那样做了————不断地用粗大将她的娇小给贾穿,不断将自己彻底送入她的身子里,与她死死结合。
    满屋的热气与泡澡后的疲乏让贵妃有些犯困,而这会他又入的忘乎所以,交合处的暧昧与情愫让女人有点昏沉沉,可是就算是这样,面对男人深深捣入花心的一记猛击,她依然觉得四肢百骸都舒服了。
    “朕不在你身边这些日子,你可想过朕啊?”肆意肏穴的时候皇帝仍不忘问这种破事。只不过说话时他身下动作稍缓,巨物半卡在幽穴里,微微地跳动。
    贵妃睁开咪蒙的双眼,  那忽然缓下来的抽插,并没有让她更好过许多——小穴里的肉好像都舍不得那粗物,不停地颤动,似要将那多日未曾“吃”到过的肉根给再次吞噬回去……这样的肉体折磨……贵妃有些气不过,她赌气道。“妾身还未问陛下,陛下就先吃醋了嘛。”
    听她这般说,皇帝也不过淡淡一笑,“绞得这么紧,像是‘饿’极了……”发现了她身子的渴求后,皇帝下身仍不动,原本托着她的臀的手却重新回到了她的胸乳间、
    两人的下身贴的并不算是严丝合缝,男人胯下那物粗长,却只塞了一截在她汁液丰沛的蜜穴里,在她小声的询问中,他就这拉着她身子又往水里挪了一点点。
    “陛下”身下往下滑,贵妃只能伸手去抓他的胳膊,重新没在水里,这会身子重,贵妃只能任他这样在水里搅动小穴,给自己带来一股弄样的春潮涌动,啊……别这样……
    穴儿被他摩擦得有些胀痛,又有些莫名的空虚难耐,贵妃不禁想,这会还能与他有这般欢好,可是再过一两个月,自己彻底不能跟他同房了……还有产后,记得手帕交生育后足有近一年未曾与夫君同房。
    对于自己这身子,贵妃是彻底瞧明白了,皇帝的淫欲难以满足,自己一旦被勾起来,那也是难以忍受。
    若是自己如手帕交那般,近一年不与皇帝同房,说不定陛下尚能忍住,自己却长夜孤单,春梦练练。
    啊……  结束开小差,在水池里的皇帝开始换着角度的肏穴,她软软的叫了一声,啊嗯……”
    这回他明显将肉物更往里送了送,抵着了她的花心软肉,肉硬如铁,穴软似泥,明明知道前面是销魂桃花源,可是皇帝反而不敢再往前进了,他怕自己一个用力,伤到她,也伤到她腹中的孩子。
    啊啊……陛下……  原本被男人牢牢托着的臀瓣突然地被放开了,娇软的身子立即往下落去,将他那‘物’吞了个干净。
    感觉到肉柱比刚才进的深了点,贵妃睁大了眼睛看着皇帝,俩人你看我我看你,空了数月的穴这会吞了阳物,所有的软肉都跟疯了似的缠着它,缠的皇帝心甘情愿缴械投降。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