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包行李

推荐阅读: 沦为野兽的玩物(高H 1v1)   于闺蜜她爸身下承欢(高H 1v1)   校园里的娇软美人【NPH】   赌 (校园,1V1)   觊觎(高干NPH)   深闺淫情(偷情乱伦,高h)   参加直播做爱综艺后我火了(NPH)   和大叔奔现后(1V1)   玉蕊绽(H 继父继女)  

    打定了主意要跟者华去别的地方,神女打开羲和所有的柜子和箱子,对着里面满满当当的衣裳,里面红的粉的白的黄的,衣裳多到看花了眼。
    不想去贵妃跟前碍事碍眼的羲和从外面进来,看到神女正对着镜子,拿了一件春装往身上比量,她放下手上的东西,转身关了门在椅子上坐下。
    “你还真的要跟那个地仙去别处啊。”脚没踩到地,两条腿荡来荡去,一双鞋子就这么从她脚上飞了出去。
    黄色容易招虫子,神女把衣服放回去,又拿起一件绿色的,“你觉得这个颜色春天穿怎么样?”
    咬了一口苹果,羲和摇摇头,“这个是我夏天穿的,下面那件颜色浅的是春天的。”两手掰了一下,苹果没掰开,手上再一用力,这咬了一口的苹果就成了两半。“你这一走就去一年吗?”
    找出羲和说的那件浅绿色的,比量了一下,确实比刚才那个好看,怎么说,就好像把树上的嫩叶穿在了身上,心满意足的把衣裳一卷,直接扔到床上,“最短一年吧,要看他去哪儿。”
    “现在打仗呢,你们到处跑什么呀。”说实话,羲和并不想神女跟着那个人离开都中,这几天晚上自己各种威逼利诱,终于从她的嘴里套出来实话,跟一个比她不如的地仙在一块,腊月的时候穿的漂漂亮亮出去也是跟那个人去逛大街。
    脚上穿回来的那双米白色鞋子,也是那个人给她买的。
    这个心情就像什么呢?
    就好像从一起玩的朋友突然有一天成亲了,不能跟自己出来赏梅踏青逛庙会了,就算是能出来,那也拖家带口,身后头跟着夫君,一个要多碍事就多碍事的累赘。
    烦死了!
    专心挑衣服的神女没有发现羲和的不高兴,她又翻出一件绣花裙子,白底彩绣,料子是夹银线织的,这裙子穿上……拿着站到镜子跟前放自己身上比了比,又转了一圈,细绢料子转圈时闪过淡淡亮光。
    这一下就让神女喜欢上了这件裙子,她把一件嫩黄的上衣和裙子放了一起,看着神女挑的这一身,羲和不知怎么的,她竟然看到春光被神女穿在了身上。
    就好像春日里开的迎春连翘一样。
    “不是说现在流窜的叛军不多,说不定等我们找到地方定下来的时候,官军就彻底平定叛乱了。”合上衣服箱子,神女又开了放贴身衣裳的箱子,素白棉布做的亵衣亵裤一摞一摞的放在里面,神女也不跟羲和客气,直接拿走了一摞放在床上铺着的包袱皮上。
    “你放心。等你跟卫瑄办喜事,我肯定回来给你添嫁妆。”
    这一下让羲和更不高兴了,嘀嘀咕咕的说,“哪儿就办喜事了……八字没一撇的事,怎么都拿着这事说呀。”
    “都拿着这事说……”神女砸吧着这句话,扭头问羲和,“你家里催了?”
    羲和摇摇头,“没有,爹娘说婚事我自己做主,他们只管着给我攒嫁妆准备别的,有了看中的人,跟他们说一声就行了。”
    “唉……”神女不由得仰天长叹,这凡间过得就是讲究呀,天上的神仙除了早就有了伴儿的,个个都打光棍,打从她记事到现在,就没听说过有神仙成亲。
    不对!
    如果天上的神仙真的个个都清心寡欲,那她是从哪儿来的?
    不会真的是石头缝里跳出来的吧。
    真成孙猴子了呀!
    两个花一样的姑娘坐在床上,各怀心事一言不发。
    羲和的袖子里藏着卫瑄给自己写的信,他在信上说大军这会找不到叛军,兵士们人心浮动,一致要将领们给他们个说法。
    因为承恩侯迟迟没有被处置,贪污军饷的人把身上的罪齐齐推在了太子身边一个文官身上,可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被他们推出来顶罪的。
    这次随军出征的不少都是识文断字的良家子,有的甚至是官爵之家有功名在身的,他们混在军士间这么上下一挑唆,就把几位将军和随行的文官给难住了。
    一群人的要求很简单,处死承恩侯,皇帝废太子。
    这个要求也承到了皇帝面前,前线的消息一阵风似的就传遍了京城,承恩侯府整日闭门不出,不见有人往来,平日里常来往的人家也顾忌着贪墨一事闹出来的风波而不敢走动。
    皇宫里的皇后母亲几乎日日都在以泪洗面,太医嘱咐了很多次,老妇人有眼疾,不能这般流泪。
    皇帝坐在椅上,拿着前线送回来的军报,之前还是要求处死承恩侯,如今兵士们闹着要废太子了……
    这里面定然是有人在搅混水,可是究竟是谁呢?
    其余皇子的外祖家?
    还是卫瑄为着羲和成心闹这一出?
    他起身往屋里走去,正要绕过屏风,皇帝停住了脚步,往侧面挪了两步,手轻轻撩起委地的帐帘,大床上,贵妃倚着宫女歪着,手上拿着本书,似是看进去了,又好像没看进去。
    换在平常,这么看一眼,事情再扰人心烦,也会有了头绪,可是今天,皇帝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唯一庆幸的便是这会皇后不在行宫,听不到皇后的哭诉。
    这么一想,皇帝又觉得自己对不住皇后,结发近二十年,已经到相看两相厌的成了吗?
    城郊破庙之中,者华送走了准备回光复之地的流民,他看了一眼躺在太阳地上翻肚皮的雪虎,他伸手摸了一把,“这下庙里到了晚上可就剩咱俩了。有的是地方让你到处玩了。”
    雪虎翻了个身,抱着者华的手后腿蹬了几下,舌头舔着者华的手指。
    看着雪虎这说啥也听不懂的样子,者华不由得感慨道,“唉,难怪你姐姐叫你笨笨,看来真的是笨的无可救药。”
    打包好要带穿的要用的要吃的,神女看着自己包好的三个包袱,一时间不知道该骂自己贪心还是说自己蠢,离了都中自有繁华的地方置办东西,怎么就想不开一定要从这里拿着衣裳鞋子首饰……
    羲和抱着一个厚披风进来,又从柜子里翻出一块没用过的包袱皮,“贵妃听说你要去游历四方,特地把这个斗篷给我,让你带着路上穿。”说完手脚麻利的把披风包了起来。
    看到又多了一个包袱,神女立时就头痛了起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