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合刀

推荐阅读: 沦为野兽的玩物(高H 1v1)   于闺蜜她爸身下承欢(高H 1v1)   校园里的娇软美人【NPH】   赌 (校园,1V1)   觊觎(高干NPH)   深闺淫情(偷情乱伦,高h)   参加直播做爱综艺后我火了(NPH)   和大叔奔现后(1V1)   玉蕊绽(H 继父继女)  

    回到昆仑,一切还是自己离开时的样子,这里就是这样,什么都不会变,在这里呆的久了便会觉得日子一天又一天,天天都过得一样,没有一点盼头,没有任何意思。
    当初自己养伤的石室在自己离开时就已经封了起来,这会再进去,神女自己都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她就觉得自己靠着一缕魂在凡间经历的一切就像一场梦一样。
    开了石门,玉床还在里面放着,衣架子上的裙子不见了,想了想,自己带回来的东西应该是在博古架上放着。
    可是把架子上的所有盒子都打开看了一遍,什么都没有,盒子里放的不是书就是各种玩意,就是不见自己带回来的东西。
    “羲和,你怎么回来了?”雪虎跟往常一样从山上下来进到石洞之中,看到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突然回来,雪虎娘娘高兴极了。
    “我……”神女张了张嘴,放下手上的东西,“我回来找东西。”
    拉着神女的手出了石洞,“找什么?这石洞里的要紧东西我都给你收到你的屋里了。”
    神女两眼一亮,“娘娘说的可是真的?都在屋里吗?”说完就拉着雪虎娘娘往自己的住处而去。
    跟在神女身后的雪虎娘娘想了想,又说了一句,“有个东西是收在我那儿,你可要去看看?”
    进到屋里,神女把里面看了一圈,哪个都不像是自己要找的。正好雪虎娘娘说了这么一句,她转身问道,“娘娘替我收了什么?”
    “是一把用蛟龙筋骨做的兵刃。”也不在意椅子上的灰,雪虎娘娘随意坐下,扶了扶发髻上摇摇欲坠的头花。
    听到这个,神女两眼一亮,“用蛟龙筋骨做的?何时做的?我怎么不知道!”
    望着与天尊蔚兮有几分相似的面庞,雪虎娘娘有些犹豫,要不要把事情告诉她。
    不再跟个无头苍蝇似的满屋里找东西,神女坐到雪虎娘娘面前。“娘娘那东西你可随身带着?我要找的就是那个!”
    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雪虎娘娘拉着神女的手,“走吧,东西在山顶的殿中的,我带你去取。”
    俩人开了门就进到山顶供奉着雪虎一族先祖的神堂之中,到了神堂偏殿,靠墙放着一个桌案,案上有一个架子,雪虎娘娘一指架子上放着刀,“这把刀,以蛟龙骨做刃,以龙髓做柄。”转身示意神女把将刀拿下来。
    领会雪虎娘娘的意思,神女上前,单手凝聚灵力将刀从架上取下。摸着做工精致的刀鞘,神女欣喜道,“这刀做的好生精致,这个刀鞘……”
    雪虎娘娘感慨道,“照理说这刀鞘应当用蛟龙的逆鳞捶打而成,可是你没有取来,只带回来了龙筋,东西虽然差些,倒也能用。”
    两个人坐在偏殿窗下的椅子上,雪虎娘娘升起小炉子,将盛满了雪的水壶放到炉子上。
    等水开的时候,神女摸着这柄刀,想着天上地下,用心锻造的兵器都是有名字的,这柄刀做的如此费心,又是用难得的蛟龙筋骨制成,定然要给它起个响亮的名字。
    “娘娘,这柄刀,可有名字?若是没有,我就给它起名。”
    在喝茶的壶里放了茶叶,雪虎娘娘低声道,“众合。”
    “这个……”神女幼时曾读过佛经,好好的一把刀,跟地狱一个名字。她把事情想了一遍,问道,“娘娘,这把刀是何人所铸?”
    “笃笃笃笃笃笃,”从凡间淘换来的烧水壶响起来,雪虎娘娘看了一眼被沸水顶起来的壶盖,她用粗布帕子包住壶柄,拎着这把铁壶将水倒进茶壶中。
    下定决心后,她将一杯茶放到神女面前。
    “那日你自东海回来,你的父亲将你安置在那山洞石室之中,看你腰上缠着蛟龙的筋骨,便在钩吾山山腰处的铸剑炉用蛟龙的筋骨练成了这把刀。”
    “我的父亲……”神女怔怔的。
    “羲和,你——”雪虎娘娘还要说,神女突然回过神来,“娘娘,你叫我什么?”
    雪虎娘娘一愣,“怎么了?”
    “你为什么叫我羲和?”
    茶杯送到嘴边的雪虎娘娘不解,“你本来就叫羲和,这是你爹给你起的名字,哪来的为什么。”
    天上的神女叫羲和,凡间神女的替身也叫羲和。
    神女眼睛眨了眨,吸了口气,“娘娘,我的爹娘,他们为什么?”
    他们为什么这么对我?
    给自己起了名字,出事了来照顾自己,给准备衣服,还铸造兵刃,可是就是把自己扔在昆仑这个孤寂的地方。
    还让自己以为自己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是个没有亲缘的野孩子。
    “你爹他有不得已的苦衷,”当日后土娘娘找上门来,说捡回来的这个孩子是天尊的女儿后雪虎娘娘与夫君齐齐吃了一惊,天尊看起来无情无爱竟然会有这么一个孩子,还莫名其妙来到了昆仑。“他说等他想好了该怎么见你,怎么跟你解释这一切时,他自然会主动找你。与你父女相认。”
    “那我娘呢?”神女急切问道,有了爹自然是有娘的,听雪虎娘娘这般说,想来她是认识自己父亲的。“娘娘可知我的娘亲是谁?”
    雪虎娘娘摇了摇头,“当日后土娘娘在我这儿找到你时跟我说了你父亲是何人,我以为她是你的母亲。可是她却说她之所以寻你,是受你父亲所托。”
    神女眼中是藏不住的失望,脑海中突然冒出来了一个主意,“娘娘,我爹是何人?他不肯与我相见,我去找他便是了。”
    雪虎娘娘摇摇头,“他叮嘱过我,不让我说出去。”
    这一下,神女对于爹娘如何,也不想了。手捧着茶杯,两眼看着杯子里的两朵花,凡间的茶叶经仙界的雪水炭火一滋润,在杯中开成了朵朵茶花,浸在水里,没有在枝头上的饱满,竟然有一点桃花梨花的纤薄。
    放下茶杯,她起身向雪虎娘娘行了个礼,“今日多谢娘娘解惑,羲和感激不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