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雀

推荐阅读: 沦为野兽的玩物(高H 1v1)   于闺蜜她爸身下承欢(高H 1v1)   校园里的娇软美人【NPH】   赌 (校园,1V1)   觊觎(高干NPH)   深闺淫情(偷情乱伦,高h)   参加直播做爱综艺后我火了(NPH)   和大叔奔现后(1V1)   玉蕊绽(H 继父继女)  

    在一旁的神女听了丹雀说的,心想虽然仙山荒废,但是要变成鬼山也没那么容易。这世上那么多废了的仙山,妖怪占山为王是掀不起多大的风浪的,可是要被鬼魅占据,那就需要点技术了。
    毕竟鬼想赢了妖怪,也没那么容易。
    者华继续问道,“请问,这仙山之中聚了何物?”
    丹雀望着大火久久不能停的仙山,叹息道,“仙山荒废,吸引魑魅魍魉本是常事,那些脏东西对山中鸟兽仙灵也算是尊重,我看他们翻不出什么风浪也就睁一眼闭一眼。可是数月前来了一个从海上来的仙子,那人厉害的很,招来了在战场上死了的兵士,后来又不知用了什么办法,把那些死尸变成了妖猫。”
    者华心头一紧,海上来的仙子……难道……
    想起今天笨笨回来时说的话,“山中有蹊跷”,她转身弓腰抓起摊在船尾摆烂的笨笨,“你说说,你在山里看到了什么!”
    看到昨晚拍死数只妖猫的笨笨,丹雀两眼一亮,昨天它在池底察觉到有灵兽进山,当时它就知道来的是一个修为普通本领一点点的灵兽,本来想在它深陷困境时出手助它脱困,却发现它与多只妖猫缠斗仍然能够不落下风。今天看到真身,竟然是一直通体雪白的老虎。
    笨笨打了个哈欠,坐到船舱顶上,“昨晚我下船到岸上想找点东西玩,跑远之后却迷路了。当时我想找棵树爬上去,在树上睡一晚,等天亮再出去。可是就在我要睡着的时候,树下路过了一群猫。”
    “然后呢?”
    雪虎舔舔爪子,“本来我没当回事,可是听到那群猫居然能说话,我就往下看了一眼,发现它们托着麻袋往山里走。等它们走远我就跟了上去,进到山里,那些猫居然变成了人。”
    “当时我想赶紧回来给你们报信,可是我还没逃出仙山就被它们发现了踪迹,我就与它们在山中打了一架。”
    丹雀点点头,“那些妖猫从别处偷来了粮食藏在山中,本来我不想管这件事,可是当我发现那些被仙子带来的死尸散出的怨气越来越强,附近方圆百里的鬼魂都往仙山而来。那些没了气息的尸首被仙法驱使,又被鬼魂附身,若不是你们的这把火焚了仙山,恐怕……”
    听故事的二人互相看了彼此一眼,就是这一眼,让神女从者华脸上看出了些许不对劲,他是不是知道什么?
    “您说那些尸身被仙法驱使……”神女沉吟了一会,抬头问道,“这世上哪来这样的法术?而且,这妖猫是死人的尸身幻化而成,那么那些老鼠呢?这都是从哪儿来的?”
    看看冰里动着的死老鼠,丹雀淡淡说,“不过是寻常老鼠,被粮食引入了仙山中,这一下便与那些寻常老鼠有所不同了。”
    细想丹雀所说与笨笨昨晚的经历,神女明白过来,这符山镇周遭的粮食失窃,归根到底,就是丹雀口中那个从海上来的仙子作为。
    海上来的仙子,神女下意识就想到了嘉月。
    加上这笔账,这个嘉月仙子可以说是罪恶滔天了。
    “者华,咱们进山里去看看吧。”扭头看向者华,他并没有立刻回应自己,而是两眼望着黑烟滚滚的仙山出神。“者华?者华?”拉拉他的袖子,他依然什么反应都没有。
    “者华!”
    回过神来,者华愣了一下,“怎么了?”
    神女的眼神冷了下来,她淡淡道,“我们进仙山中看看吧。”
    她的语气带着一点冷漠疏离,或许是在气昨晚他木头一样的反应,也可能是在气他没有认真听自己说话,还有一个可能是两件事累积在一起算账。
    者华不懂她怎么突然不高兴了,这会碍于丹雀,不好问她因为何事气恼。只能顺着方才她的提议说,“好,咱们进山转转。”
    只是在进山之前,要先把水上这一切都处里掉。
    当俩人摆开阵势要将三尺厚的河冰切开时,丹雀突然开口,“区区小事,就由我来做吧。”
    只见丹雀振翅而飞,低低的从冰上掠过,极长的尾羽向四周散开,在冰上投下一片范围极广的阴影,影子所过之处,冰中所冻的孽鼠妖猫还有浮尸悉数没了踪影,一切成了虚无。
    江水化冻,小船重新停回了昨夜停靠的水湾中,者华与神女俩人下了船,看着眼前的景象,昨天到时,水边的柳树已经鼓了嫩芽,就等着来阵春分,来一场春雨,便能柳芽吐绿,再次垂柳依依。
    可是这会,者华的一把大火,把一切烧成了焦土,能烧的一切都被烧焦烧成了黑色,有的花木甚至被烧成了灰。
    雪虎变成可以驼两人的大小,俩人一起坐到雪虎的背上,者华让神女坐在自己前面,手从后面伸到前面揽住她,手抓着雪虎的长毛,让神女不至于坐不稳从雪虎背上掉下去。
    按照今天跑出来的路线往里走,雪虎走走停停,在它记不得该往哪儿走时,飞在天上的丹雀就会下来落在树上等等他们。
    看到那一抹火红的影子,神女不由得感叹,“不愧是神鸟啊,神魂出来就能净了这里残存的妖气,若是真身还活着,怕是难有敌手。”
    者华随意的嗯了一声,算是对神女所言的回应。他心里想的全是师傅,丹雀说是从海上来的仙子,结合自己在蓬莱的书库中读到过的东西,他大概知道师傅是如何做到让亡者为自己所用。
    可是这么邪门的丹药,师傅不会炼,师叔不肯炼,那师傅给死尸吃的丹药是从哪儿来的?
    难道是以前传下来的?
    传了这么多年,药效确定不会散干净吗?
    而且……者华不敢再继续想这件事,他甚至有点佩服师傅,她是怎么想到用偷粮食这件事来搅动风云的?
    老百姓没了粮食,还有妖孽作祟,日子过不下去便出去逃荒。
    者华突然在想这附近是否有大的村镇县城,能够让流民百姓聚了那里乞讨食粥棚。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