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池

推荐阅读: 沦为野兽的玩物(高H 1v1)   于闺蜜她爸身下承欢(高H 1v1)   校园里的娇软美人【NPH】   赌 (校园,1V1)   觊觎(高干NPH)   深闺淫情(偷情乱伦,高h)   参加直播做爱综艺后我火了(NPH)   和大叔奔现后(1V1)   玉蕊绽(H 继父继女)  

    仙山之中,神女困惑眼前的景象,她和者华被丹雀引着到了一处山洞前,这处山洞十分隐蔽,距离正中山谷的剑池还有一段距离,池底的丹雀能感受到山洞中有异动,但是它却不知山洞里面有什么秘密。
    经过大火的焚烧,大半座山被烤干,挡在洞口的巨石碎成了粉末,洞口附近的花木全成了焦炭,脚踩上去就碎了。
    从雪虎背上下来进到山洞中,者华亮起掌心灯,瞬间将漆黑的山洞照亮。借着掌心灯的光,两人看清了山洞中的情景。
    只见无数身穿铠甲的兵士东倒西歪的仰倒在地上,脸上面色灰白,眼窝凹陷,嘴巴微微张开。
    神女只觉得这个样子眼熟却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她正要蹲下,者华一把将她拉到身边,手摁着她的后脑将她闷在自己怀里。
    他太清楚了,这是人死了的样子。
    将洞中的一切全部看了一遍,者华注意到这山洞中看起来并没有被大火波及,细细分辩洞中空气,有淡淡的青草味道。
    这个味道他有点印象,在师伯的丹房里有过这个味道,而在医书上也写过这种草,之前他曾经奇怪为何死尸会变成妖猫,现在似乎找到了答案。
    师傅将这些死去军士的尸首运到此处,再采来仙草,以真火焚烧,以巨石堵洞,让这些尸首日夜都被仙草的烟雾熏炙,不过几天就能将尸首变成妖猫。
    “明明外面烧成了那副样子,为何洞里看起来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神女被者华拦着什么都看不到,只能垂眸看着脚底下的青苔。
    拉着神女出了山洞,者华在雪虎的背上坐着,手指一指那些石头碎成的粉末,“很简单,洞口被巨石堵着,火在外面烧,里面的烧不着,自然就能全都留下来。”
    神女把知道的事情捋顺了一遍,问道,“既然知道妖猫的来历,那么作恶之人为何要偷粮食?驱使的是死人,死人又不用吃饭。”说完挨着者华一起在雪虎的背上坐下。
    听了她说的,者华想了想,“百姓没了粮食,便活不下去。自然就背井离乡逃荒逃难去了。”
    “那这是又要有灾民流民了?”神女一听就头大了,若是旁的就罢了,之前者华在都中的时候就是与流民一起住在破庙里,那么这会再碰上灾民流民,按照者华之前的行径,难道又要去住破庙吗?
    想到这儿,神女又觉得奇怪,自己这是什么想法?难道自己盼着想着要跟者华住在一起吗?
    而且还是两个人住好地方!
    他对自己没兴趣,自己那般对他了,他都没有任何反应。那么自己为什么还下意识的认为自己要跟他一起住!
    明明说好了对他不再有期待!
    神女在心里把自己骂了一通,身旁的者华并没有注意到她,他从雪虎的背上起来,走到丹雀面前,“那些妖猫从凡人那儿偷了粮食,您可知它们将粮食藏在了何处?”
    丹雀闻言没有回答,而是振翅而飞,引着者华神女往剑池去、到了剑池,丹雀的魂魄停在池边的一株海棠树上,它低头看看剑池,又一言不发的看着者华神女二人。
    两个人往前走到池边,澄澈的水下,无数粮米静静沉在水底。
    树上的丹雀开口道,“这仙山中所有的溪流水泊最终都是汇集到此处,那些人从凡间偷来粮食,他们不吃就把粮食投入水中。最终,就聚在了这里。”
    这一下神女有些失望,她本以为如果粮食没有被毁,说不定可以还回去,让那些没了吃食的百姓有口东西吃。
    者华俯身伸长了胳膊从水里捞了一把,掌心里的粮米已经有些软烂,稻米粟子没了外面那层谷壳,有的甚至有了一点点绿芽。
    抬头看看剑池四周,或许因为这处剑池是神兽的肉身所化,丹雀毕生的修为护住了这处山谷,让这里躲过了大火的焚毁。
    这里的一切都犹如世外桃源一般,仙草遍地,花木繁盛,远处的山坡上时不时有飞鸟从树上起飞,有林中走兽的嘶鸣。
    “这些粮食,落在了这些地方,当真是可惜了。”者华下意识的说出这样的感慨,接着他又觉得这句话说的不合适,正要跟丹雀表达歉意,谁知丹雀却说,
    “是啊,凡间的东西到了仙山,又被这般糟蹋,确实是一桩罪过。”它想了想,似是向者华神女作保证,“这些东西在池中霉烂后我会将它们变作肥料,借着池中的水送到方圆百里的农田之中。也算是我所能做的一点弥补。”
    不同于神女这边事情解决的如此顺利,行宫里的羲和,一直觉得日子有些难过。
    皇后娘娘调养好了,带着小公主回了行宫,一回来,贵妃管理后宫的权利就交了回去,本来好的七七八八的昭容娘子一夜之间又邪风侵体高烧不退了。
    连给皇后娘娘请安这种事都去不了。
    知道其中蹊跷的羲和非常怀疑昭容娘子是装病,毕竟谁都不确定皇后是否知道昭容的秘密。只是现在想到这些,羲和的心里有一个影子,有一颗怀疑的种子,她总是会忍不住去怀疑。怀疑那日伤了贵妃的黑烟,是皇后所为。
    更何况今天皇后摆着大驾主动来看望贵妃,明明贵妃表现出了不想被皇后摸肚子,可是皇后娘娘还是隔着衣裳摸了。弄得贵妃一直到睡前都没什么精神,整个人脸色都不好看了。
    原本说好了今天晚上过来看贵妃的皇帝,也被皇后借口说小公主想父皇了,把皇帝请去了她的寝宫。
    扭头看一眼睡在身旁的贵妃,听她的呼吸声就知道她这会睡得很沉很安稳,可是能这样好好睡觉的日子还有多少呢?
    今儿太医说贵妃的产期恐怕就在这个月,羲和一想这件事,就有些心慌,希望贵妃能顺顺当当的把孩子生下来,不会因为之前的诅咒和邪祟而伤了身子。
    更重要的是,母子平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