蹭吃蹭喝

推荐阅读: 沦为野兽的玩物(高H 1v1)   于闺蜜她爸身下承欢(高H 1v1)   校园里的娇软美人【NPH】   赌 (校园,1V1)   觊觎(高干NPH)   深闺淫情(偷情乱伦,高h)   参加直播做爱综艺后我火了(NPH)   和大叔奔现后(1V1)   玉蕊绽(H 继父继女)  

    挨了半天的队,又被城门口的守卫十分认真仔细的盘问了一番,者华与神女二人到了天擦黑才进了城。
    这会城里还算热闹,买卖商铺都还开着,街上人来人往,可以说是十分的热闹。进城之后没走多远神女就被那些灯火通明的酒楼茶肆引得走不动道了,可能是这会天气转暖,晚上出门的人也多了,比起过年时的都中,这会的洛阳可以说是人声鼎沸。
    顾不上找地方放下包袱箱笼,神女拽着者华就进到了人最多、楼最高的酒楼之中。
    在二楼挨着走廊凭栏的桌旁坐下,点的蒸鱼、煨肉,时蔬炒肉丝,本来要点春韭煎蛋,被者华拦住换成了蒜泥拌荠菜。
    菜都上了桌,伙计又搬了一桶米饭过来,再添些酒水,这一桌便算是伺候完了。
    包银头的筷子从盘子里捡出两根荠菜,她老大不乐意的盯着吃第二碗饭的者华,嘴上没滋没味的吃着碗里的青菜,怎么嚼都吃不出这荠菜有什么可吃的。
    咽下碗里最后一个米粒,者华放下碗看着神女,见她不乐意,狐疑道,“怎么生气了?”
    “人家想吃韭菜,你给换成荠菜,换谁谁乐意啊。”一个陌生的女声响起来,神女抬头看去,只见一个穿红裙的姑娘拎着一个小酒坛子走了过来,自顾自的坐在另外一张空椅子上。
    “敢问在下是?”者华看出来这个红裙姑娘也是仙僚。
    神女托着腮,看着眼前这个人,大红的裙子扎眼极了,二楼的人好像都知道这边来了一个穿红裙的漂亮姑娘,头上丁零当啷的挂了不少,用红珠子穿成的珠串挂在簪首,垂下来打在耳畔,头上的首饰用红色的珠子就算了,那一对肉乎乎的耳垂上,也挂着一对红艳艳的耳坠子。
    这红裙红首饰的,眼前一亮之后又让人觉得她俗艳。
    “一个过路人而已。”入口的酒初尝辛辣无比,辣的她下意识拿起一双筷子大口吃菜。
    这样的自来熟让神女无语的直翻白眼,真是的,喝酒酒算了,还用者华的筷子吃饭!
    被人拿走筷子的者华也觉得有些尴尬,可是来人却不当回事,夹了一块鱼肉细细品味之后,叹道,“我日日都从江中取此鱼果腹,没想到这鱼熟了吃竟然有这般滋味。”
    者华眉毛一挑,“你真身是什么?难道是鱼鹰?”
    “太子殿下惯会取笑人,难道连我的真身是何都看不出来?”白天同雪虎说话的红羽喜鹊化成人形来到神女与者华面前。
    “你一只喜鹊竟然能成这幅模样,”神女放下托着腮的手,两眼直直盯着她,“还是修炼成精的,这一身的本事练得不错啊。”
    虽然世上成精的飞禽走兽不计其数,可是一只喜鹊能成精,还能变出这般美丽动人的人形,哪怕是神女知道了,也是十分的佩服。
    “比起襄山神女,我自然是不如。只不过我运气好,曾被那些岛上的神兽指点过,所以练出了点东西。”再吃一口蒸鱼,盘子里鱼头上最好吃的那块肉成功被自己挑走吃了下去。
    “你这般找上门来,可是有事?”让小二送来一壶茶水,者华给自己和神女斟了一杯茶,给喜鹊的杯子里满上酒。
    “自然是有事的。”咽下半块煨肉,喜鹊搁下筷子,“我整日围着这洛阳城玩,这洛阳城周遭发生了什么,我最是清楚。今天偶然看到你们施舍一家逃难的,就是想问问,你们可是要管这些事情?”
    俩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者华率先开口道,“若是有事,我们所能做的也不过是上达天听,旁的也做不了什么。何况,如果这洛阳城有异动,城里城隍,城外有土地,水里有洛水龙王,他们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喜鹊从袖子里拿出绢帕擦擦嘴,“有事,当然是他们出头他们管,毕竟是在洛阳的地界上。可是有些事,一环套着一环,这城隍土地龙王,他们便是想管,现在恐怕是有心无力。”
    “怎么?难道这三位老爷,管不了了不成?”
    一挥手将自己这一桌与其他桌用阵法隔开,小二只能看到这儿坐了人,却听不到他们说什么。喜鹊见自己说的话不会被凡人听见,便跟二人说道,“作乱的叛军,就藏在城北的邙山之中。”
    神女和者华两个人立刻打起了精神,“你说的可是真的?”
    喜鹊点点头,“那日叛军进山时我就在山里,原本那天我正与土地老儿下棋,察觉到有大批人马进到山中,我们两个正要出去查看,突然有人召唤土地,本来我没当回事,可是我久等土地不来,便知不好,立刻去寻他,就在我筋疲力竭之时,在树梢上看到一个仙子将土地关了起来。”
    “你既然知道土地被抓,那你大可去请城隍和龙王救他出来。过来跟我们说这事做什么?”对于喜鹊这个不着急救人的行为,神女十分不解。
    喜鹊一口气喝了大半杯水,“那仙子是上神,我就是一天仙,我怎么跟人打?她捆土地老儿的绳子我根本解不开。而且我不是没找过城隍爷和龙王,他们都去看过,都没办法。”说着往附近的城隍庙瞥了一眼,“而且你们也知道,城隍爷嘛,写公文是一把好手,其他的,打起架来还不如手底下的喽啰。至于洛水龙王,去年刚费劲吧啦的升了上仙,一听捆人的上神,他溜得比谁都快。”
    “而且……”
    心中隐隐觉得不详的者华追问道,“而且什么?”
    喜鹊左右看了看,确定城隍庙里那群到处溜达巡逻的没过来之后,低声说,“城隍爷说他案头堆了很多事,派出去往天宫送信的人都一去不回,连尸首都找不回来。他现在正为着这件事头大呢。”
    “加上现在进城逃难的人越来越多,不少人进庙里求告城隍爷,说家里被叛军逼得没活路。这会城隍爷正想法子派人去跟平叛的官军通上信,让他们尽快过来清剿叛军,可是奇怪的是派出去的人也没了音信。”
    “那现在的洛阳……”者华脑子转的快,叛军在北面藏在邙山里,洛阳父母官哪怕知道叛军的位置也不敢让百姓逃跑,出了城那就是砧板上的肉由着叛军宰割。可是这洛阳城里能有多少守军,如果叛军真的攻城,又能坚守多少时日……而且,师傅她……
    “对,就是一座孤城。”说到这里,喜鹊眼中有了一点悲悯之色,她自出生就在这里,终日看着这城里的繁华长大。
    “所以我特地来求你们,无论如何,救救他们!”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